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2019年世界海洋日暨全国海洋宣传日 > 年度人物
2019年“海洋人物”:油气勘探最前线载誉满身行业专家牛成民
来源:自然资源部宣传教育中心 发布时间:2019-06-0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工作30年来,他一直奋战在油气勘探最前线,从初出茅庐的勘探小兵到载誉满身的行业专家,他不忘能源报国初心,从未停歇探求大油田的脚步。作为渤海石油研究院勘探一路的带头人,牛成民带领科研团队打破勘探掣肘,在沉寂了十余年的渤西老探区一举发现中国东部最大整装凝析气田——渤中19-6气田,让中国海洋石油的发源地再度焕发青春。这一重大发现打开了富油型盆地天然气勘探的新局面,为京津冀地区优质清洁能源供应打下坚实基础,中国东部最大整装凝析气田发现的消息被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英国路透社等数十家中外媒体播报,中国海油和渤海油田再次成为行业关注焦点。】

 2019年“海洋日”活动组委会授予他的颁奖词:

三十年功名全靠硬仗,无数道难题寻问海洋。

在海洋油气勘探的最前线,

大海捞针,成就了一生都在创造奇迹的神话。

他用科研工作者的韧劲和创新精神,

把海洋强国梦的螺钉,

牢牢地拧紧、焊死在自己的肩上。

荣誉对他或许不算什么,

却能够准确地掂量出他内心的担当。

 牛成民,现任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渤海石油研究院地质总师,2016年被聘为中国海洋石油集团公司勘探专家。

工作30年来,牛成民一直奋战在油气勘探最前线,从初出茅庐的勘探小兵到载誉满身的行业专家,他不忘能源报国初心,从未停歇探求大油田的脚步。他长期致力于渤海活动断裂带油气差异成藏机理、潜山天然气勘探理论、隐性走滑控藏机理等专业领域,完成的科研成果荣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7项,发表重要学术论文50余篇。

2018年,中国海油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加大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作为渤海石油研究院勘探一路的带头人,牛成民带领科研团队打破勘探掣肘,在沉寂了十余年的渤西老探区一举发现中国东部最大整装凝析气田——渤中19-6气田,让中国海洋石油的发源地再度焕发青春。这一重大发现打开了富油型盆地天然气勘探的新局面,为京津冀地区优质清洁能源供应打下坚实基础,中国东部最大整装凝析气田发现的消息被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英国路透社等数十家中外媒体播报,中国海油和渤海油田再次成为行业关注焦点。

面对勘探工作,敢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牛成民经常说一句话:面对充满不确定的勘探工作,要敢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工作30年来,他辗转渤海油田渤西、渤南等多个探区,做过许多在别人看来“不可理喻”的工作。在担任渤南勘探室主任时,他发现某些油田的油水关系很奇怪,明明中间看起来没有断层,高的井是水,低的井却是油。面对这个传统石油地质学理论方法难以解决的科学问题,他大胆提出“隐性走滑”断裂概念及控藏机理。面对专家质疑,他敢于坚持,并带领团队完善隐性走滑机理及识别技术,最终被业界高度认可,并依此发现了莱西构造带垦利9亿吨级油区。成果应邀参加中海油首届创新创效论坛和中海油研究总院海外评价中心讲座。“隐性走滑”断裂控藏机理在中海油国内和海外探区得到推广应用,取得了一批重要勘探成果。

无独有偶,他创新建立的断裂-火山岩联合控藏模式也是在质疑声中不断完善壮大。当时他们做渤中34-9构造的地震解释,发现火山岩覆盖之下的地层难以形成良好的地震反射,传统方法无法进行构造解释的难题。他创新提出了断裂-火山岩联合控藏模式,通过建立断裂-火山岩耦合控圈地质模式指导构造解释。这份研究成果尽管历经无数次的审查、无数次的质疑,最终专家们不得不被他的专业和认真打动,予以通过。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钻探后第一口井就获得百米油层,钻探成果获得中海油年度油气勘探重大发现特等奖。目前该油田已经全面投产,经济效益显著。

大油田装在地质家的“脑海里”

石油行业有一句话:大油田装在地质家的“脑海里”。牛成民就是这样一个脑子停不下来的人,他喜欢思考,喜欢“琢磨”。面对繁杂的勘探工作,他始终不忘给自己留一个“安静角”,缕析每一口井的“得失”。

早在渤西那几年,每当大家下班后,办公楼安静了,牛成民就把渤海油田勘探形势图铺在桌子上,细细琢磨。那几年,渤海油田的勘探热点都集中在浅层,但他脑子里装得满满的却是埋藏在渤海湾盆地深层的潜山和凹陷区天然气成藏规律这些别人不怎么感兴趣的领域。

在不理解、甚至不信任的目光下,他带领团队毅然提出了需要在渤中凹陷钻探渤海海域第1口深埋潜山井证实渤海天然气潜力。经历了多轮专家的审核,他用扎实的基础研究、可靠的地质论证征服了风险委,科学探索井(渤中21-2-1井)2008年实施钻探,并首获深潜山天然气发现。该井首次突破了渤海5000米井深,拉开了渤海海域深潜山天然气勘探的序幕,并为后续渤海天然气勘探突破——渤中19-6大气田的发现奠定了基础。

敢打硬仗,科技创新助推勘探老区走出低谷

2014年,渤海勘探整体形势向好,在牛成民担任研究院勘探研究所所长期间,几个区块都有勘探突破,唯独作为勘探老区的渤西勘探室一无斩获。虽然依靠其他区块的勘探发现就足够完成储量任务,但对于曾担任过四年渤西勘探项目经理的牛成民来说,老探区的“低迷”就像一根刺,长在他心里,让他夜不能寐。他想,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想办法让渤西走出这十年勘探低谷!

他向领导主动请缨,立项申报有限综合科研项目并得以实施,期望通过产学研用一体化协同攻关打破渤西勘探沉寂。当所长很忙,日常管理、专业工作、党建团建,哪样都缺不了牛成民,经常从早到晚都歇不下来。但是协同攻关的事情,他天天放在心上,并且亲力亲为。在他的带领下,通过院校和勘探室的合作研究,创新提出先存基底共轭格局约束下的伸展-走滑叠合断裂成因机制,提出“脊-断-盖”三元耦合纵向差异控藏新认识并建立5种油气成藏模式。

理论的突破和认识的创新为渤西勘探带来了新思路,指明了新方向,一连获得了曹妃甸6-4和曹妃甸12-6两个大中型商业发现,并雕刻出了他魂牵梦绕的潜力天然气构造雏形——渤中19-6潜山。

2018年,持续引进消化吸收,持续否定突破创新,终获中国东部最大整装凝析气田

2017年底,牛成民又开启了新的征程——担任渤海石油研究院地质总师。刚上任恰逢渤中19-6潜山勘探伊始。面临诸多科学难题:“渤海湾盆地是个碎盘子,油气勘探60余年,一直没有大气田,渤中19-6能有多大规模?进山300米之下还有没有好储层?如果有底界多深?”,渤海还没有成熟的经验和理论指导该区的勘探评价。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牛成民不信渤海人搞不好潜山。他带领研究院勘探科研团队,不断学习国内外古老变质岩潜山勘探经验,组织技术人员前往塔里木、辽河油田深入调研,多次邀请业界专家现场讲课、带队野外地质考察。在充分调研全球变质岩潜山“成山-成储-成藏”机理的前提下,结合渤海湾盆地特别是渤中凹陷深埋古老潜山形成演化特点,并充分学习领会老一辈地质家“矛盾论和实践论”的工作方法,通过不断地“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逐步完善该区的成藏理论体系。

在渤中19-6第三口井钻探之后,“突破传统300米储层限制”的想法便出现在他的脑海。一边是钻探成本和风险,一边是井底还未消失的油气显示,他和团队没有放弃。2018年,在钻探渤中19-6-7井时,钻头的持续钻进牵动着大家的神经,牛成民带着团队成员守在实时动态前,抢时窗攻关论证,4次提出加深建议。努力终没有白费,加深进尺增加400多米的气层,钻探成果连破渤海乃至国内多项记录,更是确定了渤中19-6千亿方储量规模。

他带领科研团队首次揭示晚期快速沉降控制大面积爆发式生气机理、创新提出 “优势矿物-多期应力-双向流体”三元共控成储机理、首创了晚期构造强活动区超压动力封闭的天然气富集成藏模式等地质认识,有力指导了渤中19-6大型整装凝析气田的勘探,创造了渤海海域有史以来最大的自营发现。渤中19-6探井成功率100%,气层最大厚度440.1m,气藏高度1569m;单井最高日产气33.2万方、日产油338方;探明天然气1186.18亿方,凝析油11392.85万方,三级石油地质储量8亿方油当量。经专家鉴定创新理论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成果对油型盆地、活动断裂带和潜山天然气勘探均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工作30年来,牛成民同志不忘我为祖国献石油之初心,牢记能源报国之神圣使命,除渤中19-6外,他和团队还指导发现了垦利10-1、渤中34-9、垦利10-4和垦利9-1等大中型油田十余个,为国家贡献三级石油地质储量5.6亿方油当量,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做出重要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