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 > 热点聚焦
《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指南(试行)》系统规范“山水工程”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发布时间:2020-09-23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近日,自然资源部、财政部、生态环境部联合发布了《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指南(试行)》(以下简称《指南》),推动山水林田湖草整体保护、系统修复、综合治理。《指南》为指导和规范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提供了实施细则,为落实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的整体性、系统性、科学性提供了可操作的途径。

江西省宜丰县潭山镇鸟瞰图。方燕萍 摄

尽管我国历来高度重视生态保护修复,实施了天然林资源保护、退耕还林、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长江防护林体系建设、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等一系列重大生态工程,保护和恢复生态系统,提升生态功能,保障生态安全。但在推进有关重点生态工程建设中,仍面临一些问题。重工程实施、轻系统规划;重人工建设、轻自然恢复;重生态效益、轻经济和社会效益;重建设、轻监管。这些问题导致理念与实践脱节,影响生态保护修复效率、效益和可持续性。

针对上述问题,《指南》从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规划、工程设计、工程实施和管理维护全过程践行生态系统规律,将有效落实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的整体性、系统性和科学性。

开展多尺度规划,保障生态保护修复系统性

空间尺度是指理解生态系统特征与变化的空间范围,包括场地/斑块、生态系统、景观、区域或流域等。生态保护修复面临的难点之一就是尺度问题,因为地球的任何一个斑块都可被定义为一个生态系统,且空间尺度是严格、苛刻的,研究和管理一个过程所定义的边界常常不适用于另一个过程。但是就管理而言没有合适的单一尺度,任何一个空间尺度都与另外的尺度有着密切联系。大尺度的生态过程会影响小尺度的生态系统过程与状态,小尺度的过程会反过来影响大尺度的生态系统过程与格局。

《指南》在工程规划阶段,从区域、生态系统、场地三个尺度分别开展工程规划、工程设计与工程实施,这一分层规划的总体思路充分考虑了生态系统的尺度嵌套与尺度依赖性,既充分发挥了区域生态保护修复规划统筹尺度耦合(如区域内外、区域—景观—生态系统—场地)、空间耦合(如陆域与水体、流域上游—中游—下游)、过程耦合(如水文过程、社会—生态过程)与规划衔接(如:主体功能区规划、生态功能区划、生态保护红线)的优势,又充分考虑了不同生态地理单元内特定生态系统的质量、服务和胁迫状况,还明确了具体的生态保护修复场地。

区域—生态系统—场地多尺度规划,充分利用了“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优势,“自上而下”分层规划保障了区域生态保护修复整体性与系统性,而“自下而上”的具体场地尺度工程实施,又确保了工程总体目标的可达性。可见,《指南》中宏观—中观—局地尺度分层级嵌套的规划方法,实现了区域生态保护修复系统性、科学性与可操作性的统一。

采用分类设计,夯实生态保护修复科学性

生态修复是通过改造地形、改良土壤、种植植物、净化污染物等手段促进生态系统次生演替。但生态系统次生演替的速度、趋向及所经过的阶段,取决于原生植被或水体受到破坏的方式、程度和持续的时间,即生态系统退化的阶段和程度。生态系统退化的程度不同,生态修复的技术模式也不尽相同。否则,生态修复有时会改变演替方向,甚至导致逆行演替。

《指南》在工程设计阶段,充分考虑了生态问题类型、生态系统退化程度、恢复能力,建议了“保护保育、自然恢复、辅助再生和生态重建”四种生态保护修复模式。针对珍稀濒危动植物物种,采取物种就地或迁地保育、栖息地保护等保护保育模式;针对轻度甚至中度退化的生态系统,采用自然恢复模式,依靠自然演替恢复退化生态系统,如封山育林、农田休耕、禁止捕捞等;针对中度退化生态系统,采用消除人为干扰同时开展积极干预的辅助再生模式,如生物干预(重新引入新的物种等)、非生物干预(污染修复、恢复生态基流等);针对重度退化生态系统,采用生态重建模式,通过一定的生物及工程技术,人为地改变破坏的生态系统,恢复生态平衡,如微地形改造、人工湿地建设等。

《指南》中分类施策的生态保护修复模式,遵循了生态系统次生演替规律。依据生态系统退化类型与阶段选择合适的生态保护修复模式,不仅增强了生态保护修复的科学性和可持续性,而且有助于降低生态保护修复成本、提高生态保护修复成效。

关注多功能性,统筹生态保护修复多目标

生态系统具有多功能属性,不仅具有提供丰富物质产品的功能,还具有保持土壤、调蓄洪水、净化水质等调节功能和休憩娱乐等文化功能。生态系统多功能性是其固有属性,在生态保护修复过程中,也伴随着多重功能或多重效益的同时变化。但生态系统多功能性之间存在复杂的相互作用关系,生态保护修复技术模式、管理者的偏好等均影响生态系统多功能性的发挥及工程总体效益。生态保护修复要权衡不同生态系统功能和服务之间的关系,实现可持续发展。

《指南》将人作为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充分考虑生态系统多功能属性,强调工程实施过程中的效益综合原则,要求对子项目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进行动态监测和评价,避免了重生态效益、轻经济和社会效益的弊端。通过推进生态保护修复由关注生态效益为主向兼顾生态、经济、社会效益转变,有效统筹了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增强了生态保护恢复的可持续性。

实施动态调整,践行生态系统动态性规律

生态系统在时间和空间上是动态的,变化和演变是生态系统所固有的,生态保护修复具有挑战性的部分原因是生态系统不断变化。生态保护修复应试图避免以一种特殊的状态或配置“凝固”生态系统。既要通过生态系统的动态监测,明确生态保护修复成效;又要针对生态系统变化和演变的不同阶段,调整生态保护修复技术途径,使之与生态系统所处的阶段相匹配,进而提高生态保护修复的效率。

《指南》在管理维护阶段,依据生态系统动态性规律,强调根据监测评估结果,对照生态保护修复目标,监测评估生态保护修复工程措施、技术手段的效果,及时发现生态保护修复过程中新产生的生态问题及潜在的生态风险。在结果和风险可控的原则下,对可能导致偏离生态保护修复目标或者生态系统造成新的破坏的保护修复措施和技术、子项目空间布局和时序安排等进行相应调整修正。

生态保护修复的动态监测与措施调整克服了“重建设、轻监管”的问题,采用试验—评估—再设计—再实验……这种螺旋式前进的完善方式,遵循生态系统动态变化规律,不仅通过选取与退化阶段相匹配的生态保护修复技术提高生态保护修复成效,而且降低了生态保护修复的未来风险,增强了生态保护修复的可持续性。

上述特点可以看出,《指南》将生态系统的尺度特征、演替规律、多功能属性以及动态性规律,有机整合到生态保护修复工程规划、设计、实施与监管过程,凸显了区域生态保护修复多学科交叉、多途径并举、多尺度关联的特征,很好地落实了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的整体性、系统性、科学性与可操作性,实现了短期目标与长期效益、局地与区域的统一。 (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