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 > 热点聚焦
城中村改造:已见成效 仍有空间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发布时间:2020-05-1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城中村,狭义上指农村村落在城市化进程中,由于全部或大部分耕地被征用,农民转为居民后仍在原村落居住而演变成的居民区,也被称为“都市里的村庄”;广义上指在城市高速发展的进程中,滞后于时代发展步伐、游离于现代城市管理之外、生活水平低下的居民区。我国对城中村的改造有何特点?透过哈尔滨、北京和上海的城中村发展改造,可以一探究竟。

各地城中村差异大

从发展实际来看,北京和上海可以代表中国城中村发展改造的较高水平,而哈尔滨所在的黑龙江省,城中村和棚户区改造工作也探索了一些地方经验。

调查发现,在哈尔滨市的城乡村、城西村和城南村3个较大的城中村中,道路未硬化、街道卫生条件较差的现象普遍存在。“这里的年轻人大多搬走了,现在基本都是像我们这样的中老年人住在这里。”现年70岁的王老爷子说。而北京和上海的城中村明显不同于哈尔滨,这与其城市大环境的发展定位有直接关系。北京和上海的许多城中村道路已完成硬化,进村主干道有门禁和保安,街道有专职清洁工打扫,但杂乱和拥挤仍难以避免。有些地方楼间距较窄,甚至形成了“握手楼”的独特景观。

此外,北京和上海的城中村以外地年轻租客为主,他们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职业涉及面广,既有快递员、厨师、保安等体力劳动者,也有培训教师、公司文员、实习律师等脑力劳动者。

“哈尔滨和北京、上海的城中村代表了中国当今两种不同类型的城中村。”业内专家分析,一类是本村年轻人外迁,鲜有外地人入住,基础设施较落后,卫生状况较差;另一类大量外地人入住,本村村民租金收益丰厚,基础设施得到一定改善,卫生状况较好。

事实上,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第二类城中村优势明显。在北京朝阳区崔各庄乡东辛店村,当地为所有村民和租客信息搭建了“数据网”,并购买了“双光温测智能人脸识别系统”设置在村口,可在1秒测温的同时进行人脸识别,实现了测温无接触、人群不驻足,既避免交叉感染,又保障了工作人员的自身安全。

城中村改造成果突显

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住房自有率超过了90%,世界排名第三,基本实现了“居者有其屋”。在为“居者有其屋”奋斗的同时,我国还在执行“居者优其屋”的城中村和棚户区改造计划。全国棚户区改造工程在2005年启动,15年来,我国受益于城中村和棚户区改造的居民数量已十分庞大。

数据统计,全国棚户区改造累计开工4428万套,截至2018年底,1亿多居民“出村进楼”。2018~2020年三年间,全国将再完成各类棚改任务1500万套。

北京、上海和哈尔滨的城中村改造只是我国城镇化快速推进的缩影。

目前,中国的城镇化率还未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至2019年末我国城镇化率为60.60%。而发达国家的城镇化率基本都在80%以上,我国城镇化率至少还有20个百分点的上升空间。大量增加的常住人口急需政府不断提高城区土地空间利用率,而城中村因存在土地资源利用率低、环境和安全条件差等,会成为改造的重点对象。 (柳鼎汉 柳定宇 刘汇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