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 > 热点聚焦
守好“鸟语花香”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时间:2020-05-1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2020年5月9日,震旦鸦雀现身江苏省盐城市东台条子泥湿地。 孙家录 摄(人民视觉)

在福州西湖公园,一只灰喉山椒鸟停在树枝上。 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 摄

江西鄱阳湖都昌苏山谢湖畔,苍鹭在给幼鸟喂食。 傅建斌 摄(人民视觉)

春季候鸟迁徙季,上海南汇东滩湿地成天然的候鸟栖息地。 杨建正 摄(人民视觉)

鸟儿在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区经济开发区茶花树上嬉戏。 何江华 摄(人民视觉)

近年来,宁夏银川水域环境明显改善,每年冬春季节迎来大批候鸟驻足停歇。 新华社记者 王鹏 摄

春天是欣欣向荣的季节,也是鸟儿迁徙、繁殖的季节。自古以来,中国就有“莫打三春鸟”的传统,体现了对生命的爱护。中国是世界鸟类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多数鸟类依靠捕捉昆虫、鼠类或寻觅杂草种子等为生,可以说它们是农林业生产的卫士。

救护受伤苍鹭

3月22日,一个春光明媚的周末,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垦区服务中心(下文简称中心)野保突击队刚刚巡查完毕,正准备做午饭,队长刘超手机突然响起。接通后,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声音:“快,五农场六队北侧农田内,发现一只受伤水鸟,需要紧急救助。”

线索就是命令,救助就是责任。刘超马上将厨房关火断电,迅即启动野生动物救助一级响应:应急车辆及时待命,所有突击队员携带止血纱布、剪刀、药品等救护装备,赶向垦区服务中心。同时,曹妃甸区湿地和鸟类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救助站相关人员也一同赶往现场。

20分钟后,两队人员同时抵达救助现场。经勘查,受伤水鸟为中国“三有”保护动物——苍鹭。这只苍鹭左侧翅膀已被折断,漂浮在水中,失去飞翔能力。湿地管理处救助站站长王建穿上水衩,走入泥泞的田地中,将苍鹭救起。经初步判断,该苍鹭因体型较小,抗风能力弱,受前几日大风天气影响,从高空坠落后骨折。随后,苍鹭由救助站带回进行手术救治。待养护好之后,计划适时放归大自然。

这仅仅是野保突击队日常工作的一个缩影。为全面保护迁徙候鸟安全,中心自组建以来,严格执行法律规定,积极宣传落实国家“禁野”《决定》,通过新媒体平台,每天发布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动态。

为强化候鸟源头保护,中心还成立了以全面打击非法猎捕、滥杀、食用、出售、贩卖、收购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违法行为为工作重点的专业执法队伍——野保突击队,通过无人机升空巡查及执法人员地面巡逻等方式,加强对曹妃甸迁徙鸟类主要分布区、繁殖地、迁飞停歇地、迁飞通道和集群活动区的野外巡护和看守,打造候鸟保护的千里眼、顺风耳。

留住崖沙燕

四月是万物复苏,草长莺飞的季节。对于野保志愿者邢世杰而言,这个季节除了意味着希望和新生,还伴随着应接不暇的忙碌:去乡野巡护救助鸟类拆除鸟网;琢磨救助回来鸟儿的配食;配合当地有关部门抓捕盗猎的人。每项保护工作对于迁徙的候鸟来说都非常重要,邢世杰干得格外认真。

此时此刻,邢世杰站在河北省石家庄元氏县槐河处这块已经修复好的沙洲崖壁边,等待着崖沙燕的回归。

“最开始发现这块崖沙燕栖息地,还是去年这个时候”。邢世杰说,“当时寻找黑鹳,偶然发现了元氏槐河段两岸河堤和中间的沙洲,分布着大量已离巢的崖沙燕的巢穴。再次巡护时却发现,原有的空巢因为槐河综合整治项目的施工已经基本销毁。于是我们联系了绿会崖沙燕专家组,与元氏县有关部门针对此事专门召开研讨会,得出的结论是,务必保留住崖沙燕在石家庄一带少有的这片栖息地”。

元氏县政府对环保志愿者的建议非常支持,在实地考察结束后的第二日,在河滩中间、两处巨大的环形沙洲前,志愿者和有关部门已经安装好隔离网,旁边还竖着“崖沙燕巢穴保护区”的字样。每年4月下旬,是崖沙燕回归的日子。为了保证崖沙燕有个安全的栖息环境,施工人员将崖壁修葺陡峭,避免野猫、黄鼠狼等动物爬上去抓捕。

“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我们是否也可以给其它生灵留出一点空间”。邢世杰说道,“正如保护崖沙燕,在守住环境底线的前提下,保护和发展并不相互抵触,相反,生态环境优势可以转化为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的优势,那么绿水青山也就变成了金山银山。”

荒山变乐园

每年3月至10月,是鹭鸟迁徙到江苏省连云港市小岛山停歇繁殖的时节,大白鹭、小白鹭、夜鹭、池鹭等30多个品种、5万~7万只鹭鸟停在小岛山上,近万只鹭鸟飞翔时翅膀振动的声音震天动地,场面极其壮观。

这座近200亩的小山主人是一位叫龚连的农场主,同时也是一名环保志愿者。“我是在小岛山下土生土长的村民,也见证了小岛山的变迁。上世纪80年代时,小岛山还是一座青山,但因当时环保意识不强,村民乱砍滥伐,小岛山几乎变成了一座荒岛”,龚连介绍起自己承包小岛山的原因时,有些激动,“2002年时,我不顾家人反对,直接承包了小岛山。此后年复一年,我和妻子就在小岛山上植树、耕种、修路,效果也非常显著。”一眼望去,小岛山已经成为一片绿洲。

龚连开始承包小岛山时,林木覆盖率不足20%。为了修复山林,龚连和妻子一商量,就把家从山脚搬到了山上。没有土,就从其他地方一车一车地运。没有水,他和妻子就直接沿山挖了一条护城河。没有树,就买树苗种,瓜果林木什么容易活就种什么。“我很感谢我的妻子”,龚连笑着说,“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事是宁愿当傻瓜也要坚持做的,好在,还有她陪我‘傻’。”

2017年,连云港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正式落户小岛山,龚连被委任为中心首席救护员,同时,他也担任现中国绿发会鹭鸟保护地主任。

现在的小岛山水田盘绕、鸟鸣蛙声,到处散发着生命的活力。“这种生态环境来之不易,也需要持续的守护才能继续保持。”龚连说。 (王豁 唐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