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 > 热点聚焦
把草原还给草原——青海木里矿区生态修复纪实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发布时间:2019-11-2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图为渣山整治复绿后的草原。  王少勇 摄

临近祁连山国家公园的木里矿区,是青海省最大的煤炭矿区,曾经输出了源源不断的煤炭资源,但也让草原变得伤痕累累。2014年8月起,青海省持续开展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和成果巩固提升工作,让矿区变了模样。如今,蓝蓝的天上白云飘、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重回草原。——题记

木里煤田位于青海省东北部,是青海最大的煤炭矿区。这里蕴藏着丰富的优质焦煤,探获煤炭资源储量41亿吨。

木里煤田临近祁连山国家公园,平均海拔4000米。这里有大片的草原和湿地,多条河流蜿蜒而过。

曾经,煤炭资源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输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然而,“重开发、轻保护”的开采方式,让草原伤痕累累。

自2014年8月起,青海省持续开展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和成果巩固提升工作,改变了矿区的模样。如今,蓝蓝的天上白云飘、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重回草原。

野生动物又回来了

记者来到木里煤田时,刚刚下过一场雪,背阴的山坡上积雪未融,一片洁白。走在聚乎更矿区,偶尔能看见小狐狸在雪地上跑过,令人欣喜不已。在江仓矿区,记者还看到两只稀有的普氏羚羊,立在小山丘上打望。

“这几年,野生动物越来越多。除了狐狸和普氏羚羊,在巡查中,我们经常能看到藏野驴、旱獭、黄羊、黑颈鹤。企业的工人和牧民反映,狼也多了,棕熊也开始出没了。”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管委会木里煤田管理局局长石成元说。

在木里煤田,野生动物一度绝迹。西部大开发以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煤炭价格一路攀升。为发展经济,地方政府通过招商引资,相继引进了一批不同经济类型的矿山企业,木里煤田步入了大规模开发建设时期。

“最红火的是2007和2008年,原本只有1000多人口的木里镇,流动人口达到了七八万。每家企业门口都有二三百辆大卡车排队等着装煤。”石成元说。

那时,进矿区的道路两边草场上,一下冒出了许多饭店、旅馆、商铺,俨然成了繁华的小镇。那时,矿区内车辆轰鸣,爆破声阵阵,尘土飞扬。那时,数十米高的渣山一座挨一座,压覆着草原,地面上还挖出了一个个巨大的矿坑。一场资源的狂欢。

“草是黑的,路是黑的,牛羊身上也是黑的。”“雪山上流下的河水浑浊不堪。”2014年8月,这场狂欢到了尽头,媒体关于木里煤田矿区生态被严重破坏的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批示。

一场轰轰烈烈的生态环境综合整治运动开始了。青海省政府责令涉事企业立即停产,限期恢复矿山生态环境;制定了《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并经国务院专题会议研究通过;成立了整治工作协调小组,统筹安排落实相关工作,并从省州县三级自然资源、环保、农牧等部门抽调专业干部组成联合督导组,先后13批(次)进驻矿区各企业开展蹲点督导;要求木里煤田管理局进驻矿区一线办公,强化现场管理,并组建矿区综合执法大队,加强执法力量。

按照“谁违规、谁整改,谁破坏、谁治理”的原则,2014年8月~2016年8月,各方累计投入整治资金20.45亿元,对木里矿区历史形成的19座渣山全部刷坡整形和种草复绿,治理面积1702.67万平方米;对多年来遭到占压破坏的公共裸露区域实施种草绿化,面积64.6万平方米;对遭到毁坏的集中连片湿地进行抢救性保护,恢复植被面积108.52万平方米;疏浚治理河道总长21.51公里,开展采坑边坡治理试点和采坑回填试点,拆除矿区全部4100余间违章和临时建筑物……

据2016年8月17日卫星遥感监测显示,与2014年同期相比,矿区植被恢复好转面积占被破坏面积的90.49%,其中明显好转面积占49.05%。

矿区面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生态功能开始系统性恢复。曾被夺去家园的野生动物,又回来了。

矿区成了好牧场

驾车行驶在木里矿区,常常要停下车来,为横穿道路的牦牛群或羊群让路。放眼望去,一座座山坡上点缀着一群群牛羊。

当地的牧民拉巴正坐在草地上晒太阳,他的牦牛在不远处悠闲地吃草。拉巴说,这里的草长得高,牛羊吃得饱。

草有半米来高,已是11月,大多都变黄了,有些草丛根部还泛着些许的绿色。而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开始前,这里是寸草不生的渣山。

像木里矿区这样在高海拔地区大面积种草复绿,在全国范围尚属首次。高寒、干旱、缺氧、大风,环境的自我恢复能力低,长期的低温和短暂的生长季节使种草成活率低。如何提高成活率?

天峻义海能源煤炭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峻义海”)的探索具有代表性。该公司副总经理张占村说,首先要对坡体进行分级削坡,对坡面进行平整,合理确定坡面排水沟间隔、宽度、深度等。然后按一定比例将混合后的种植土均匀覆盖在绿化面上,形成平均厚度20厘米、适宜草籽生长的土壤层。

2014年,天峻义海与高校合作开展了高寒冻土地区草籽种植和高原泥胶喷浆种草两种实验,平均每平方米复绿成本高达100元以上,尽管成本高,但出苗率却没有达到预期效果。2015年,为提升质量、降低成本,天峻义海在全国范围内招标高原种草复绿队伍。为了解哪些草籽更适应高海拔冻土地区生长,天峻义海要求中标单位撒播的草籽不少于5种。老芒麦、披碱草、中华羊茅、冷地早熟禾等5种高海拔耐寒草种混播下去,第二年存活率达到95%。2016年,在确保质量的前提下,天峻义海通过降低覆土厚度,优化流程工艺,使复绿成本每平方米降低23.5元,总投入减少2630万元。2014年以来,天峻义海共复绿374.5万平方米,基本达到了全覆盖无死角。专家现场随机取样实测,复绿的渣山每平方米平均出草苗2569株,有苗面积率达95%以上。

“我们还要求渣山植草复绿必须使用环保材料,覆盖膜必须能够自动分解,肥料使用有机肥,不得对环境造成二次污染。”张占村说,“如今看着原来的渣土山上草长得这么好,我们也非常高兴。复绿种植的草和原有自然生长的草相比,产草量更大,生长期更长。”

拉巴告诉记者,如今这里的夏季是一片花海,非常美丽,冬季则变成牧场,他们都把牛羊赶到矿区来。

绿色矿山建设进行时

天峻义海是木里矿区目前唯一在生产的企业。记者看到,一辆辆装着尾矿的卡车开进一个巨大的采坑,将渣土排在这里,进行回填。

石成元介绍,这个矿坑是青海庆华集团公司木里煤矿开采留下的,现在开展的矿坑回填试点项目,由天峻义海实施回填,一方面杜绝了渣土再次占用草地,另一方面治理了矿坑,一举两得。截至今年10月底,天峻义海累计完成回填5156万立方米。

教训是深刻的。以破坏生态为代价掠夺性地开发资源再也行不通了。近年来,天峻义海先后投入1.32亿元用于绿色矿山建设,建设了日处理50立方米的生活污水处理站及日处理500立方米的采坑涌水处理站各一座,按照环评要求定期对矿区生活污水、工业废水进行检测;加强固废、危废品处理,建立废油存放点,进行无害化处理;配备大小洒水车辆19台,每天不定期进行洒水降尘;在储煤场周边建设挡风抑尘墙,并对煤堆采取了防尘网覆盖措施;定期对矿区进行粉尘、噪音等职业病危害因素检测,并开展职业病危害现状评价;加大机电环保设施投入,努力从生产经营源头减少对周边生态环境的影响……

“现在我们边开采边治理,对矿坑的道路边坡及时治理复绿,最大限度减少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天峻义海公司总经理王丰说,“今后将大力推广应用新技术新工艺。2017年,我们通过了国家二级安全质量标准化露天矿验收,下一步,力争利用两到三年时间,建成国家一级安全质量标准化露天矿,打造最美高原矿山。”

2017年,青海省政府制定了《巩固提升木里矿区综合整治成果加强生态保护工作方案》,从矿坑回填、边坡治理、科学实施植被补植补种、围栏维护、湿地功能恢复等方面入手,推进生态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巩固提升工作,初步形成了职责明确、上下衔接、管理到位、运行高效的矿区生态保护长效机制。

目前,海西州正探索环境综合整治与太阳能光伏技术有机结合的治理模式,计划在矿坑安装太阳能光伏发电板,建设太阳能光伏发电场,提高清洁能源使用率,同时对矿坑进行治理。

把草原还给草原,是尊重自然的举措,是悬崖勒马的救赎。木里矿区这一高寒地区的生态修复堪称奇迹。只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坚持绿色开采,处理好资源开发与生态保护的关系并非天方夜谭。 (王少勇 王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