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大观
五道碧水过桑植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发布时间:2021-09-2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石碑

“青山不墨千秋画,澧水无弦万古琴。”

澧水弹奏着万古不朽的高山流水,流经湖南张家界、常德的9个县区。在湖南的四大水系中,澧水流程最短,其上游绵延30公里,谷涧山巅,曲折回环,引人入画,唐代著名诗人李白就用这首诗赞美了湖湘大地的这条青碧之水。

古人又有诗“渌水六十里,水成靛澧色”。澧水因诗而得名,又因屈原“沅芷澧兰”诗名“兰江”。

何为靛澧色?在大山中有一种草本植物叫蓼,叶子含兰汁,古人把它发酵制成染料,叫靛澧色,澧水上游沉淀这样如梦深蓝的河水。为了寻找到那一缕梦境中的靛澧色,我开始了澧水溯源之行。

水的源头就是山的源头,自桑植县八大公山的峰顶有一条细小的溪水在流动,它从斗篷山出发,其水清澈晶莹,其山碧青无邪,如同一切至纯至美的事物,新鲜、跳跃、清澈,她年轻如婴孩,她在流程中蓬勃成长,不断壮大,一路翻山越岭,越溪涧悬崖,过山野谷沟。她蓝得晶莹透亮,绿得如梦似幻。也许,是青山成就了这一泓碧水,又或者是这汪碧水融化了青山,让青山有了流动的情态。

我从澧水入湖口——澧县小渡口出发,溯源而上,到达澧水的发源地桑植五道水。五道碧水过桑植,经石门、临澧、安乡、澧县,蜿蜒北流而注入了洞庭湖。当我一路聆听着澧水的弦歌轻唱,到达它的源头。当我开启河流溯源之旅,邂逅五道水深蓝的溪河,在江河汇聚之地流连,在幽然曲折的山间盘旋,碧青的澧水呈现醉人的美,令我陶醉其中。

洪家关的澧水之声

端午节前一天,阳光灿烂,我们下午从常德出发。我的河流寻梦之旅,是计划到达桑植县城后住一晚,第二天清晨,由当地作家谢德才带我们一起溯源澧水。路线是经贺龙故里洪家关,往凉水口走,到达五道水镇的澧水发源地。我的目标是寻找湖南省水利厅2020年12月立在深山中那块澧水北源的石碑,以此作为找到河流源头的真实证据。

到达桑植县城时已是傍晚,夕阳给这座山城镀了一道金灰的光芒。满城笼罩着清甜的栀子花香,大朵、小朵洁白的花儿开在屋前路边,香气扑鼻的栀子花有的戴在姑娘的衣服和头发上,有的装在老婆婆沿街叫卖的竹篮里。街边时而看见一家店铺,门前摆放着装了绿莹莹粽叶的大盆,一串串包裹得像牛角一样的粽子挂在墙边,或者用一个蒸笼晒煮在灶前。粽叶香气不断扑来,毗邻澧水而居的这个山水小城正在迎接传统端午节的到来。

桑植古称西南夷地,清雍正七年(1729年)设桑植县,据说百姓多以采桑养蚕为业,县名沿袭至今。澧水上游30公里,以水绿而闻名,小城也因为“条条绿水出桑植”而被如今的世人识得,且日益繁华起来。我眼前所见的县城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小城养在青山的怀抱之中,一条缥绿的澧水穿城而过。

天色尚早,我决定逆澧水而上,先去洪家关白族乡贺龙元帅的故居看看。

洪家关距离县城不过10多公里,贺龙纪念馆、贺龙故居、贺龙桥成倚角状,天龙溪、玉泉河、鱼鳞溪三水环绕酷似葫芦形的半岛,它们都是澧水的小支流,四周又有陈家山、韦家山、王家山、泉峪山和枫香山5条葱茏山峦,宛如5条蟠龙聚首拱卫该地,是俗称“金线吊葫芦”“五龙捧圣”的风水宝地。80多年前,这里是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1935年11月19日,贺龙领导的红二、六军团,分别从桑植刘家坪、瑞塔铺出发,开始了两万五千里长征。

我们到达洪家关,这是一个山间盆地,群山环抱,秀峰耸峙,小溪蜿蜒,流水潺潺。前方耸立一座巨大的花岗岩石牌,刻着“贺龙故里”四个朱漆大字。走不远,迎面看见一座土家风雨桥,原木横梁,木桥长廊,游廊翘檐,深青屋瓦,很有古朴之风。

戎马一生的贺龙离开故乡后一直没有回来过,他决不会忘记漫山遍野长满桑树的故乡,他为故乡痛心揪心,因为跟随他出乡关的那些有志青年、热血儿郎,都倒在了枪林弹雨之中,再也没有机会回到梦里的家园。直到贺龙逝世,家乡人将他的骨灰迎回桑植,贺龙才魂归故里。此时,阳光的金线照在纪念馆的青瓦上,清浅的溪水细诉这样动人的故事,让我感到无比崇敬。

我们在蜿蜒如带的盘山公路上行驶,车道两边是起伏的群山,一条油青碧绿的大河点缀山间,如长龙游弋。那碧水犹如翡翠,几乎看不见皱缬的波纹,碧色流淌,令我迷恋而心动,仿佛是河流带我沿着群山一起向远方流动。在河流拐弯处,谢德才让我们靠公路边停车,透过树丛,我看到两条河,一条是由东南山涧而来的澧水北源;一条从西北而来,是两河交汇后的南源和中源,这里是打鼓乡赶塔村,也是三源交汇之处。三水交汇,河道变宽,向东南方向流到桑植县城。青山碧水间有一个完美的“U”字形拐弯。三水汇聚之地没有明显的标识,路边只有一个灰色石碑,刻有“张家界大鲵国家自然保护区界碑NO49”,大概这是第49块大鲵保护区的标志碑。

走过一条狭长的隧道,我们越来越接近南源、北源、中源三源汇聚后的澧水,在碧水深处,我隐隐看到河底爬行的古生物——大鲵,夜晚它们发出婴儿般的叫声。

青山屹立,流水无痕,古老的河流孕育着自然,保护着那些神秘的生命。

青山碧水觅泉源

五道水因水而闻名,因水而有灵气。其泉水清、甜、灵,这里是澧水的发源地,是桑植最西北角——湖南与湖北的交界地。

四面环山,中间一镇,几座石桥,一棵古樟,连接着“丫”字形的清秀河口。我们中午到达五道水镇,以石桥为界,两河交汇,桥下是碧清的河水,因为雨过天晴,抬头看见青山隐在云雾之中,只有清秀的河水流淌着无以形容的碧翠,它把河坡也染了色,河坡长满碧绿的浅草,因河水的映照变得透亮晶莹起来。

五道水有三大特产,一是棕叶,二是大鲵,三是叭叭鱼。八大公山奇秀,漫山遍野都长满野生的棕叶林。澧水的多条源头溪水质清澈,而大鲵和叭叭鱼是否能生存就是检验水质好坏的标准。盛产大鲵的地方,必然也是青山绿水,五道水有多个娃娃鱼保护基地。五道水位于八大公山原始森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既是具有全球意义的17个生物多样性的关键地区之一,同时也是全球200个生态区之一。1996年,国务院批准建立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桑植县是核心区域,而澧水北源之源头的五道水镇则是核心区域的最核心地带。

我决定继续找寻澧水源头的确认石碑。

费尽周折,一路多次询问当地老百姓。在五道水茶场,遇到一个退伍老兵,才明确石碑的真正所在地。面前有三条路,一条通向山顶,一条通向山涧,只有中间那条才通向我的源头目标。这使我想起了弗罗斯特的诗《林中的路》,只有选择正确的那条,我们才能找到地理意义上的真正源头。

一个多小时盘旋的山路,这独特的雨雾天气使一路紧跟我们的山溪生出白茫茫的一层云雾,雾罩溪水,我疑心途经的都是仙境。路旁结着橘红小果的树是马桑树,果实外形酷似桑椹,却是一种含有毒素的野果。

走过十几分钟山路,眼前变得开阔,一栋木屋,旁立一块巨大的石碑。我激动地跑下车,细细察看石碑碑文,正面写着 “澧水北源,湖南省水利厅,二〇二〇年十二月”,碑下有一段说明文字,证实澧水北源是主源:“地理位置:河源地点,湖南省八大公山国家自然保护;河源经度:109°46′45″;河源纬度:29°44′29.1″;河源高程:1169.9米。”

群山高耸,山如凝固的碧青,水是流动的青碧,山水一色,得以成就澧水之源的流动。禾场铺着碎石屑,木屋有五间,正中挂着“连家湾护林班”,左侧挂着“澧水北源保护志愿者服务队”的牌子。一个老汉淡然坐在堂屋门口休息,我们搬了竹椅找他聊天。老人姓李,八十多岁了,老伴已经去世,家里有五口人,儿子到外地打工去了,只有媳妇在家照顾孙儿上学。屋后野蜂飞舞,原来他家还有两桶野生蜂箱。一路上,我们不时看到村民放在岩石边的野生蜂箱。老人家还有几十亩山林,除了部分野生林外,种了黄皮树和一些果树,这是他家一年的主要收入来源。

“澧水北源”石碑后有一条小溪,这是从八大公山的高山之巅流下来的一股细流,这细流慢慢汇聚成一汪清澈的溪水。溪边开满野花,蜻蜓时而飞舞,时而停在溪石草叶上。一块腐朽的木头上长满黑木耳,摘之生尝,有一股清甜的味道。

我静静地坐在溪水边,聆听极细的溪泉流动之声,从大山之巅渗透出来的这股泉水如此新鲜,如同处子,如同新生婴孩,如同宇宙创始之初的细微声响,她充满了无限的生机和活力,孕育着江河之间最微小的萌动和流淌。 (谈雅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