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大观
大地行者
——品读《大地的乳汁》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发布时间:2021-09-1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作者】刘卫 【出版社】四川民族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年3月

第一次见到诗人刘卫是在西子湖畔,绕过喧嚣的行人,我与她并肩而行,当时说了些什么已经忘了,只记得诗人的“眼波像春天般明媚”。此后几年间又匆匆见过一面。今年5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又一次见到刘卫。于是,我的案头便多了一册她的新作——《大地的乳汁》。

大地乃万物之母,博爱、宽容、无私,她用甘甜的乳汁喂养自然界的一切生灵。曾几何时,我们从大地获得了物质满足,却逐渐远离心灵家园。诗人雷平阳说,诗人要为世界喊疼。刘卫以诗人的良知、责任与担当,反思人性的异化及生存的痛苦,呼唤人们亲近大地、回归自然。“我把童年带在身上,每一次呼喊——途经资水、邵水、湘江,途经每一个村庄、每一座城市。童真,一直陪伴我走在路上。”像孩童一样天真,是诗人不可或缺的可贵品质。在第一辑中,诗人以大地为轴心,目光辐射至村镇和城市。每个村庄,都曾是被阳光厚爱过的地方。读罢《出走的村庄》和《土地的阵痛》,同为自然资源人,我无法忽视村庄之疼。我曾走进没有炊烟和狗吠的村庄,它安静得好像一片落叶。所幸的是,近年来国家加大扶贫力度,农村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巨大成果,焕然一新的农村,呼唤出走的人们重返故园。

威廉·华兹华斯曾言,大自然能够启迪博爱和善良,给人以幸福感。古往今来的诗人们都坦诚地歌咏自然,寄情山水。在第二辑中,诗人行迹江湖,“紫外线舔我陶罐似的脸,青春似铜。”地学诗歌,我的理解就是地理诗歌,一定意义上是对自然的情感抒发。如果说,山川是大地的丰碑,那么河流就是大地流淌的血脉。诗人的笔触从大地自然过渡到河流:《与一条河同行》《一条河从村庄渡过》,“从眼睛流到心脏的一条河”都是大地乳汁的源头。对河流的热爱也是对故土的眷恋。篱笆墙、稻草垛、炊烟,都是我们心头拭不去的童年记忆。心底无尘,眼中有景。湘西南的红丘陵、家乡马鞍山、四尖峰、扶夷河、河伯岭、崀山、凤凰、吉首、张家界、邵东……诗人心中的这些地名,如一个个故交旧友或童年伙伴般呼之欲出。

在亲近大自然时,诗人以女性细腻情愫倾诉与表白,无半点矫饰。在山东半岛,诗人眼中的大海是卷起来的样子。在那里,她想做一个快乐的小孩,在梭磨河摇橹,在银沙滩踏浪,渴望大海将自己变成蔚蓝。“发芽的季节,我忘记发芽开花的早晨,我忘记开花。”这是青春逝去的忧伤,但是诗人没有过多沉迷。“与雄鹰保持空间,与土地保持亲密,与山谷静谧保持温度。”行走途中,大自然给了诗人丰厚的馈赠。

第三辑《青山不蚀》涉及诗人的本职工作和身边的小人物。这里有冒着生命危险保护耕地的自然资源人,有两袖清风的检查员,有忠于职守的女会计。她也将笔触伸向农民工、流浪汉,过年时未能与家人团聚的家政工,“嚼一口,一年的光阴,在她的心里都有苦味”,他们都成为她赞美的对象。“思”和“语”构成了诗。诗人刘卫携带着“清新的严肃和飘逸的深沉”在大地上边走边唱,以赤子之心歌咏大地母亲。她以对自然的责任和担当,着力在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寻找平衡点。在一定程度上,《大地的乳汁》也是对未来社会如何走上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可持续发展之路的一次探索与思考。

酒浇清苦月,诗慰寂寞花。“而我想照顾孤独的月亮,在归宿的途中,吐出皎洁的空气。”正如诗人吴传玖点评的那样,“诗人,如此卑微,如此高亢,像一轮夜空中升起的月亮。” (柯亚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