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大观
尘嚣之外石膏山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发布时间:2021-09-1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借问游方士,焉测尘嚣外?”一代又一代,有多少红尘中人为了陶潜的这一问而扼腕长叹?《桃花源诗》中的胜境,哪里觅得?

寻寻觅觅,终于一天被朋友带入石膏山。然而当我走近,却忍不住在心中大呼:错了!错了!莫非,是我走错了路,误入红叶深处?

定神之后才知,我并未误入北京香山,是那漫山遍野的红叶让我产生了错觉。而我,真真切切站在山西的石膏山中。就是那一瞬让我信了,之前人们为什么会争相传颂:去石膏山,看红叶!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石膏山不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走在街上问起,人们总会熟练地告诉你:石膏山啊,在灵石。即便是没有去过的人,也会这样说:知道石膏山,听说很漂亮。

石膏山的漂亮,是怎样的漂亮?

红叶的美,总是比你想象的更甚。想象中,红叶只是一种颜色,那就是耀眼的红,然而当你目睹,总会有让你意想不到的惊艳。那种惊,来自铺天盖地的红对视觉的冲击;那种艳,更来自唯美画面对神经的触碰。有时候,总是需要闭一闭眼睛,定一定神。秋天,红叶自然是主角,它们无论是安静在树枝上傲对阳光,还是无奈地随着一阵秋风飘然落下,或者干脆铺满石板路,铺在你脚下,都是那么夺目、那么绚丽、那么浪漫又那么充满情调。每一片叶子上,都写满诗意,布满诱惑。铺满红叶的小路上,或许最该牵起一个人的手,轻轻地,款款地,走向红叶深处。那一刻,唯愿满目红叶从天而降,无边落下。

当红叶作为主角,它的光芒,难以抵挡。然而你知道,不是所有的叶子都能在秋天变红,因此红叶旁边,总还是会有绿叶、黄叶,或者斑斑驳驳说不清颜色的枯叶。这个时候,红叶华丽转身,突然成为背景。那个时候,它红色的光芒丝毫不减,却收了几分咄咄逼人,多出一份包容与温存。于是你看到,一种红到极目的背景下,几枝或几片甚至仅仅只有一片残叶点缀其中。整个画面中,人们的眼睛或许会齐刷刷转向那些绿、那片黄或者那仅有的一丁点枯萎。然而你一定知道,这些黄、绿或者枯色的美无一不是来自红叶的推动。对了,还有那一整片来自天空的瓦蓝、那一座静谧的小木屋以及叶下属于树干的一份肃穆。这些元素散漫在红叶里,展现出连它们自己都想不到的抽象美。那一刻,人们拍绿叶,拍残败,拍天空,甚至专注地拍一根树干,然而谁都知道红叶就在那里。是红叶的无私和奉献,把本该被人忽略的东西衬托得如梦如幻。

人们都说石膏山美,还在于一踏进山中迎面而来的远离尘嚣的空灵。夏日,绿到极致的植满眼充盈。与红叶一样,当绿一旦铺满,闯入其中的元素便一一成了好景致,比如那个索道站,高高伫立其中,像极了一件艺术品;比如那些庙宇,幽幽地碎居其中,显得空寂而神圣;比如那口古钟,每天都在一声接一声悠扬地传递着一种久远的声音;比如那些从远古历经沧桑一路走来的石碑,那些或清晰或模糊的字迹,都在不紧不慢发散着蕴藏了千年的力量。还有那闪现在阳光下的琉璃屋脊,那古朴的亭台,鲜红的木柱,甚至那些碎石,抑或行人,还有那些脸上挂着稚气和调皮的年轻人,都在这无边的绿里绽放出比他们本身更具深意更具情感的意蕴。

我捧着一颗无比虔诚的心,高高登上海拔近1800米并与溶洞融为一体的天竺寺,许下我最美好的心愿。起身,山色正好,金色的太阳正从山涧缓缓升起,把滚滚红云装扮得梦幻般美丽。侧耳,龙吟谷的瀑布声隐约传来,牵引着一拨又一拨游人的脚步走近。

在这轻灵的山涧,人们很容易被一池五彩的湖水迷了眼,坐在湖边,该怎样想一些心事?或许,石膏山那些逝去的文化与历史更让人迷恋。

远古的石膏山有多美?

石膏山知名于世,始自汉唐,盛于明清。汉唐时期,石膏山因灵沁古道而知名。当时,古人还因不解石灰岩层渗水形成钟乳石之谜,演绎出观音菩萨三十二化身之一的白衣大士在此山坐化归真的故事,“感石滴乳,抱裹真身”便是流传在石膏山中的一个美丽传说。明清两代,石膏山上佛教兴盛。清顺治十四年秋,著名学者傅山先生游览石膏山,并留下墨宝:后寨门“义峰壁”石刻一处,五言律诗《义峰》一首,并为天竺寺题额“山林埜趣”。

那些个曾经,亦真,亦幻;时而清晰,时而朦胧。

忍不住,想穿越回到明初那个梵音洞天里,看看那曾经的十景。膏石叠翠、莲池净泉、龙潭神泉、茅庵洞天、罗顶松涛、钟泉澄澈、树塔玲珑、云路横空、回顾柏龙、天门壮观,这十景猛烈地撩拨着一颗怦怦跳动的心。然而远去的终究成了如烟往事,被历史尘封在我们脚下。眼下的新“十景”天竺景区、红叶景区、卧龙景区、龙吟谷景区等正当时。不如,携三五知己,择一个日子走进石膏山,震撼一回,清幽一回,浪漫一回;也不如,沿着灵沁古道,潜进幽林深处,去寻访尘封的往事;或者干脆,站在那些美丽的景致里,与一处一处的景致对对话,聊聊天,抒发一回心中的惬意。这个时候,你或许可以切身体验“淳薄既异源,旋复还幽蔽”。

石膏山,只有走进,才知容易谢尘嚣。 (蒋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