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大观
对门山秋色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发布时间:2021-09-1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透过窗棂,望见对门山上的秋阳放光,照得山上亮光光的,绕腰山雾白晶晶的。山上的树、山上的藤、山上的草、山上的石、山上的雾,还有山林草地石头上的鸟,和我一般都醒了。

推开大门望对门山,对门山拉开山雾瞧我。我看见沟口之内是山岭,沟口之外是山岭,山岭两边还是山岭。岭岭沟沟,沟岭逶迤,山外有山,天高地远。越伸长脖子向山里探望,越数不清多少山、多少岭、多少沟。

只见山沟山岭山峰,像小花狗的脊背,一片金黄、一片赤红、一片青紫、一片碧绿。秋的山色,斑斓花狗,欢跳奔跑在蓝天里,闪现在游子的乡愁中。

儿时,我带花狗壮胆,常在对门山爬高下低,钻林过溪,看鸟飞兔跃,尝山果美味。对门山的秋,醉美山野,果熟诱人。猕猴桃树高丈八,开枝扬叶长数尺藤蔓,蔓散花坠结果,四果一组,多组相拥,错落有致地凌空生长。小时候词汇有限,不知道文雅的词句“硕果累累”,好用当地土话说,倒也形象表达出果实之多的语境。

枝头的果子,除了猕猴桃,还有带着白霜的紫色野葡萄。鲜红柿子压枝树梢,红光耀眼,风过柿落,草丛之上美食一地,好似进了今日西红柿菜园大棚;金黄山里果子,银灰色荆棘树中隐藏,颗颗饱满粒粒甘甜,只是那花葫芦大小的马蜂窝,吊筑在果树的半腰上。

走在山中,茅草的浅黄、金黄,黄栌的火红、绛红,苇草的雪白、絮白,山松的翠绿、油绿,栗子树叶半黄半青……路边各色,远处景致,在我眼里都是旧景,都没有从眼前草丛里突然跑出的野鸡,新奇耐看刺激有趣。这野鸡长尾花翎,“咯喽”一声鸣叫,在人们惊呆没反应过来之时,悠然在草丛助跑一阵,飞机起飞般展翅滑翔到数百米开外,落地慢悠悠踱步觅食,一幅山中主人的派头。

比花翎野鸡派头还大的是山里的果子。人去与不去、见与不见,山果天然生长与山色一体,该开花就开花,该坐果就坐果,在春风里在夏露里在秋日里,甚至在飞雪飘飘时节里,都是静静地挂在枝头。人采去味美如饴,百果之中分出高低优劣;鸟啄去香留下籽播山野,来年鸟粪之处发芽出苗。人说“酒香不怕巷子深”,我是果好不管山高路陡走偏锋,和伙伴们吃过野葡萄、野猕猴桃……花狗随我们追过野兔,大黄狗热尿浇开圆球般的大刺猬,黑狗与花蛇斗智斗勇,爪滚山石吓得蛇行弯弯坠下山崖……

钻出山林,坐在山岩,眺望远山,云海金山,山峰连绵。仰卧山岩巨石,俯瞰山岭沟壑,味美甘甜腹中。幻想在巨石之上,人心生出翅膀,在天上自由飞翔。有时想当只鸟,翅膀一张想到哪就到哪,鸟可比人快乐自由多了;有时想变团白云,天南海北流动观景,看哪天干地旱,按下云头洒出甘露送上好收成;有时想成山岩顶上的不老松,又粗又壮又青翠,风来摇枝去疲惫,雨来静立洗征尘,静看人间春秋……

对门山的秋色,给我最美妙的感觉,是人到绝处道路宽。那是我爬山摘果到了山岩绝处,左边没路,右边没路,后退也断了路。艰难时刻,心速加快,汗水辣眼,脚则立挺,手扣石缝,闭目喘息。片刻之后,瞄准上方,狠心一搏,引颈蹬腿,手脚并用,腹贴山岩,奋力攀爬,一阵风来,看见光亮,看见那边的山水,看到了多条人行之道!当时不知道这是诗人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境界。

对门山的秋色,年年秋日留,年年秋不同。少年见对门山的秋,山熟地旧,四季一秋,遥盼山外世界;青年见对门山的秋,人在他乡,山秋心头,有了“才下心头,又上眉头”的心境;行走天下秋色尽收,现在见对门山那一抹叶红秋深,感觉最是多彩锦绣。

对门山,是我家门前一座无名山,一座普通得如同人人心中的那条“大河”,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伴在身边,都是无限风光之巅。对门山的秋色,是淮河秦岭风光画卷的局部,是中国南北地理图形的凹凸处,是中原桐柏山胜景的一座沟岭一脉源头。

这无名对门山,这无名小溪水,是我们有名的故乡,是我们永远记住的乡愁。 (李朝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