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大观
精神的寄居与心灵的返乡
——读王传言《还你一个乡野》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发布时间:2020-11-17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作 者】王传言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年5月

“月是故乡明,情是故乡深。”人离开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在异乡的回眸中,家乡成了故乡。此时故乡的一切,皆神圣起来。渐行渐远的故乡,无论是痛苦的还是幸福的,都是我们的精神寄居和童年的梦呓。正如作家厉彦林所言,“而今,我虽然已经走出那山坳,可永远走不出那故乡的真情和父母那期待的目光”。人和植物一样,也是有根的。对故土的依恋,是没有理由也无须理由的。它就是如此这般存在,规制着隐藏在每个人心灵最深处的本真的情感。夜读苏州青年作家王传言的《还你一个乡野》,不只是记忆和对往事的留恋,而是一种灵魂归宿,恍如置身儿时梦。故乡,魂牵梦萦。透过《小学老师》《上学之路》《山货满满》极富诗意的表达,故乡的人、故乡的山、故乡的人情世故,似乎都变成了英国文艺评论家克莱伍·贝尔的“有意味的形式”。

乡愁,就是你离开了这个地方会想念它。“从那里出发,在这里奔波。这可能就是故乡老家赋予你我的力量所在吧。那里,过去有你的全部,如今有你的父母乡亲,再往后可能就只有故乡的记忆了。即是如此,也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这种情怀不是让你回到过去,只是让你懂得为何出发。”正如王传言所言,我们很多人融入城市,享受着多彩旖旎的现代生活,思绪却时常萦绕农村那难以割舍的精神家园。这正是“故乡”意象的意义所在。我们远离故土,来到异乡工作和生活,然而不论走多远,根却依然在故乡,“故乡具有永恒的意义”。在城市化进程中,守望那一缕乡村积淀下来的记忆,是内心最柔软的情愫。不论是《我的父亲》《神婆大娘》《乡野悲人》《乡村医生》,还是《村中小摊》《苹果园中》《莲花山上》《北墙根下》,王传言敏感而细腻地捕捉到了沂蒙乡村的诸多意象。停下匆匆前行的脚步,细品《推磨推碾》《洋火枪响》《爆米花来》,还怎能不思乡?这让我蓦然想起当代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的一句话:“故事一串串,像挂在树梢尖上的冬天凋零的干果……”

故乡对每个人都有着特别的意义。诗人尼采说:“当钟声悠悠回响,我不禁悄悄思忖:我们全体都滚滚奔向永恒的家乡。”在《还你一个乡野》中,王传言为我们建造了一座沂蒙人物画廊。从勤俭耍蛮的爷爷、泼辣讲究的奶奶、折腾显摆的父亲,到世事洞明的三舅、闲暇说书的传友二哥、神婆大娘、学典大爷、堂哥传帝、传道大嫂,以及小学老师、语文老师、乡村医生,他们所代表的人物群体,大多具备沂蒙人的憨厚与刚毅,有山一样的博大胸怀。当然,每一个个体也有不同的身世际遇和独特的品格个性:“选择,在一激动定格的村中人的身上,明显就是少的。而关键时刻的选择,才能见真情吧”“大嫂带给大哥的是一种坚定和坚毅,是那种对生活已经抵达低谷时刻,仍旧有希望的灯盏在照亮的可能性。”对乡土的依恋,对乡人的追怀,对乡风的追寻,对乡物的追忆,深沉而温馨,无不渗透着王传言真诚的感恩之心,让读者享受到绵延甘醇的温暖与感动,甚至泪湿衣襟。

“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人情。”王传言笔下的乡情富有美学力量,不仅因为他善于聚焦村人、村事之美,更在于融入了他深厚的感情。读某些篇目,颇有共振。王传言生长于沂蒙山,而我在伏牛山生活了一辈子。他所经历的,我大都感同身受。所以,读《还你一个乡野》,总有一种特别的切肤之感,恍如置身自己年少时代曾无数次身临其境的场景,不禁唤起我执拗而强烈的思乡之情。“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又到哪里去?”答案就隐藏在对乡人、乡事、乡物的无尽追寻中。“哲学原就是怀着一种乡愁的冲动到处寻找家园。”十九世纪德国浪漫主义运动的奠基者、著名浪漫主义诗人诺瓦利斯的比喻可谓贴切,哲学无非就是人们在心灵意义上的返乡。而这正是王传言所说的,“有些东西是满负载着自己的记忆,里面承载的不仅仅是那些具体的事物,更多的是有着自己的情感在里面,纵然深情无限,岂能挡住旧时的风光不再。尽管,当今的条件好了,但旧时历历在心间,只有那些才是恒久的,才是真实的。”

“乡野,有无数的生命悲歌,作为生命个体,他们匆匆完成自己的一生,留给人们的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但生命本身又是平等的,过得好与坏,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年轮留下,没有人为他们记录,我却在异乡的夜里,想起了这些往事历历。”文学理论家阿·布洛夫认为,少年所获得的,同所读的第一本书,所听到的第一个故事或所看懂的第一部影片有关的最深的审美印象,会对人的审美趣味产生最有力的影响,以某种方式培养着人。《还你一个乡野》由49篇文章组成,按主题分为“乡人篇”“乡风篇”和“乡物篇”。细读之,不难看出作者对于民族文化、人类命运、人生境遇和乡村变革图景的深度思考。诺瓦利斯说过,“我们是去哪里?——总是在回家呵!”行万里路,却怎么也走不完对故乡的思念。王传言爱着故乡的山山水水,在他的心灵深处,不论是鲜花小草、柿子榆钱和老屋古井,还是叔伯父母、师友尊长和邻里村人,都烙着故乡浓情厚谊。 (刘英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