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大观
绿水青山,传承千年的诗意文心
来源:i自然 发布时间:2020-10-1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绿水青山浑似画”“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绿水青山,一轮明月林梢过”“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古往今来,绿水青山一直是人们寄情抒怀悠游之地,也是精神向往栖居之所。身心与自然的交融相契,似乎非绿水青山之间不能达成,传承至今,更是不论诗词、绘画中都蕴含了与自然相生相合的诗意文心。且看3位画家挥毫泼墨入古出新,以笔墨丹青演绎心中的绿水青山。

丘园养素 观物游心

马耘 文/绘

于画者而言,论及创作大约有3种层面:第一种画物象,与造化争功,描绘客观形象大于主观感受。第二种画情怀,情景交融,有赖于自然,但是不依附于形色。第三种画思想,能够将个人的学识、际遇、修养、感怀汇集融通于人性中同频共振的笔墨语言而立象尽意,传递出传统脉络中最优秀的基因,最具启发意义的图示结构。

这组4条屏作品,不是常见的梅兰竹菊或者春夏秋冬,而是把4个传统文化故事:桃源问津、高山流水、溪山问道、与鹤同侪,聚成一组,名曰《观物游心》。虽然情节不同,但情意相通,远尘脱俗超凡近雅之心相同。

金碧溪山翠作林,茅斋潇洒百年心。此心当与物相融,又不被物障;此心当乘物而游,又了无挂碍。

画作中高士应答唱和,景物交织错落,光色杂驳,高山流水,松鹤相随,物我相融。郭熙在《林泉高致》中说:“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石涛在《画语录》中说:“人为物蔽,则与尘交,人为物使,则心受劳。”古人言之凿凿,都说出了一个千古不易之理:尘网染心为生计,丘园养素乐桃源。用胸中丘壑涵养澡雪精神,无论高居庙堂抑或笑傲江湖,皆能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此情,此景,此境,唯笔墨可承载。

画之骨在书,书画同源才能左右逢源。画之本在文,笔墨和形式只有注入文化的血液,才能文质彬彬,才能诗画一律。画之根在人,人所处的空间和触及的时间,日积月累,蕴化成文。画之源在自然,道法自然,自然而然,阴阳转换,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永无穷尽。

社会的各项发展日益增速,焦虑、彷徨、急躁、不安的情绪会搅扰每一个社会人,面对生存的压力,我们无力遁逃,而自然中的绿水青山和画中的笔墨丹青却可以舒缓压力,转移情绪,给心灵以慰藉,给灵魂以寄托。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艺术创作亘古不变的真理,绿水青山是人类社会千年不变的诗意文心。

【马耘(马云),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平谷画院院长、丫髻山书院院长。】

青绿山水 源远流长

曹斌 文/绘

天人合一,是中国哲学最为重要的思想之一。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人类社会最基本的关系,自然抚育了人类,人类依附自然而生存,人类的行为方式必须符合自然规律。

青山绿水,是人们向往和追求的境界,也是画家天人合一思想在创作中的反映。古人用青绿两个主色概括了大自然的生命之色,鲜明而强烈,配色上有独特的民族情趣和特色,表现了大自然的阳刚之气和无限生机。

追溯历史,我国传世最早的青绿山水画隋朝展子虔《游春图》,就是一幅重彩青绿山水,由此青绿山水成为中国山水画史上最先成熟的山水画样式。发展至唐代,青绿山水成为最典型的艺术形式,是盛唐时期社会意识形态的表征。宋代时青绿山水得到进一步发展,传世作品《千里江山图》是中国传统青绿山水的杰作。随着时代更迭,元朝文人画兴起,文人气息、笔墨趣味成为文人画家追求的主流,青绿山水自元以后逐渐式微。直至近代,山水画大师张大千继承传统青绿山水技法,并创造出泼彩泼墨技法。泼彩青绿山水是在泼墨山水方法中充实了用色,进而成为一种大写意青绿山水。泼彩山水墨色交融、色彩绚丽、气势雄浑,超乎象外的艺术表现力更是凸显出物我合一的境界。

(曹斌,笔名楚风,斋号含青轩,系中国山水画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书法艺术委员会委员,北京书法家协会会员。)

问道青山 回归自然

吕进成 文/绘

宋代翁卷诗云“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辛弃疾赋词“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耳畔有蛙鼓鸟鸣,田野里草木葳蕤、稻花飘香,与青山为邻、有绿水相伴的生活,是古往今来人们对回归自然、返璞归真的向往。

与自然融为一体,忘怀于山水之间,也是《古意四屏》渴望表达的主旨。“抚琴演乐”“田园吟秋”“山中对饮”“坐舟垂钓”4个代表性场景,将人物置身于山林、河畔,抚琴、吟咏、饮茶、垂钓4个动态尽显画中人物之闲适舒缓,整体营造出人与自然和谐相生的情境。

(吕进成,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济宁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