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大观
清空欲望 拥抱自然
——读陈艳敏《安然 安在》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1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也许是社会运转的节奏太快,也许是举目所见之人欲望太过炽热,抑或是这些因素一道奔涌而至,陈艳敏总能用虔诚且持久的阅读来使自己清心明目。此番阅读的核心词汇是自然,所涉及的著作出自爱默生、卢梭、彼得·梅尔、乔治·吉辛、纪德、赵园、周国平、鲍尔吉·原野等中外名家大师的笔下。在熙来攘往的现代社会中,想要沐浴经典著作中传来的自然之意与清新之风,鲜明的质疑态度与批判精神必然是陈艳敏创作《安然 安在》的立足点与出发点。

“全民皆商的时代,一切都用交易来衡量和完成,被物化了的世界正在一点点地丧失着温度,真情、友谊、心灵、精神、人类无私的关怀和互助,在今天都成了奢侈品。”交易当然有其合理性,没了交易,人类的生产活动便无法开展,社会的正常运转也无从得到保障。但是如果所有的事情都以交易为准则,人心能够得到真正的幸福吗?朋友举手之劳的小忙,何须用金钱来酬谢?花儿相视一笑、小草依傍大树、大树庇荫小草,哪里图的是回报?品读自然经典,陈艳敏抓住的不是一草一木一天一地,而是天地草木传递出的精神特质。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细心捕捉之后,关照己身己心,为读者来一次深刻的现身说法,才是她写作的目的。

品读自然经典,首先是时间维度上的拓宽、延展。陈艳敏写道:“我与自然的最早记忆也须追溯到童年,追溯到小时候在姥姥家的时光,自然、田野、星空、云朵以及蓝天之上匆匆划过的飞机,都是不灭的记忆和永久的诗。”品读自然,先是返回过去,而后打通当下,随后走向未来。对并非出生于网络信息时代的人来讲,童年往往等同于在田野山林小河流里撒野的美好时光。来自草原的鲍尔吉·原野在其作品中对故乡的云的想念不正是从记忆里打捞出来的?“地上的事情都忘了,忘不掉的是草原无穷无际的云。骑马归家的牧人,挤奶的女人,背景都有云彩。清早出门,头顶已有大朵的白云,人走到哪里,它追到哪里。”

品读自然经典,其次是空间维度上的深化。既是向外的,更是向内的。在打开极其广阔、无处不在的天地原野的同时,也要不断地在心灵的范围里掘进再掘进。向外的打开有穷尽的一刻,向内的掘进却是永无止境的。说到底,向外的睁开眼为的正是向内的打开心,眼中所见的包罗万象为的是内心的清静、平和、安宁、幸福。读费伦茨·马特《托斯卡纳的智慧》,陈艳敏认为“我们应该回到贴近心灵的最质朴最愉悦最富有生机的所在”。读卢梭《一个孤独漫步者的遐想》,她提倡“回归清净的本心与无染的自性,于生命的源头吮吸源源不断的快乐”。自然的一切在心房里引发独特的回响,陈艳敏关于大自然的诸多言语,虽非名言,读之如警句一般,让人不忍无视。她说:“大自然是去浮气、去燥气的一剂天然良药,一个与大自然息息相通、紧密相连的人,其内心是平和安详的。”

现代人如何寻求心魂的皈依之处?这些作家以及他们撰写的经典著述,便是一个可以走近走进的精神场域。他们双脚走出的清晰可见的曲折之路,抑或循规蹈矩生活中偶尔的旁逸斜出,是现代人极好的镜鉴。他们孜孜不倦地上下求索,给予后来者足够追随的动力。

亨利·贝斯顿在科德角建了一座开了10个窗户的房子,原本打算只住一个星期的他,被大海吸引后住了整整一年。在这里他观察鸟儿的歌声、姿态、羽毛,他把被困海边的弱小生灵请进他的“水手舱”里,他救起因海难差点遇险的一名海员,他在船只沉没的瞬间于岸上燃起篝火。对读者来讲,与大海有关的一切引发的思考并未止于阖上《遥远的房屋》之时。英国人彼得·梅尔跑到法国普罗旺斯,在那里买下一座房子,附带一片葡萄园,偕妻子在那里安家。周国平在长达59天的南极之旅中,推掉应酬独守宁静思考生命存在的意义。

对现有的生活进行必要的突围,是亲近自然的前提条件。它事关方法,即如何突围、怎样突围。它事关勇气,即是否敢于让生活出现波动、变奏。它更事关意愿,即愿不愿意突围。意愿是三者的前提,有之则其余二者水到渠成。无之,则一切归于空谈。除却突围,还可以是清空。清空多余的欲望,清空繁冗的束缚,清空滞重的包袱。突围清空之后,便可在生活中轻装上阵、脚步轻盈。向榜样学习看齐,不求形似,最重要的是神似。不必跑到海边,不必奔到异国,只要拥抱自然,便可能享受宁静、快乐、幸福,正所谓殊途同归。

与自然为伴之人,通常是清静自守的。世人眼里的无为,是自我认定的有为。有为于自我,有为于寻求吾心安处的栖居地。这种人一生之追求与是非功利无关,而是旨在道德、人格、灵魂层面上进一步完善自我。他们不完全等同于古人所谓“穷者独善其身”的归隐。古代隐者多有怨气甚至怒气。怨气与怒气决定了他们归隐的不决绝、不纯粹,甚至有朝一日踏上“终南捷径”也大有人在。心有自然之人并非决然抛弃世俗,他们日日在世俗中悲喜歌哭,却因与自然为友而心有平和与宁静。心有所属于大自然,便是拥有一笔一生如何挥霍都享用不尽的精神财富。诚如陈艳敏所说:“而当自身变得渺小时,其心灵也便与大自然无限联结在了一起,由此领略到世界的博大与震撼。”

清空欲望卸掉束缚之后拥抱自然,才有收获幸福之可能,可以被视为《安然 安在》的精神主线。这,难道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吗?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不在于能不能为,而在于愿不愿为。在我看来,《安然 安在》可视为《紫竹笔记》精神上的延续。它们皆为陈艳敏书写自然的一部分。《紫竹笔记》是行万里路,《安然 安在》为读万卷书。二者皆为精神壮健之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张家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