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大观
地图中的“历史之眼”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发布时间:2020-07-23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古往今来,地图在国家交流、经济发展中始终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它是科学与艺术的产物,既有对空间的感知,同时也有关乎帝国、金钱与探索的博弈。地图不仅标示山川河流、行政界线,也投射历史文化与人类欲望。

《十二幅地图中的世界史》的作者从“现代地图之父”托勒密说起,一直谈到谷歌地图,全书围绕着12幅地图对世界历史进行了解读,既是对地图学等科学沿革的再呈现,也能一窥人类在地图上倾注的雄心壮志。

人类常常通过对于空间和时间的处理来理解自己与整个世界的关系。心理学家将这种活动称之为“认知绘图”,指人们借助这种心理机制获取各自需要的时间空间信息,并且加以整理,在这个过程中,人们会将自己在空间上与未知的外部世界区分开。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于地点的记忆越来越丰富,于是开始思考如何将这种有用的记录一代代传递下去,最早的地图在民间便应运而生了。

该书通过12幅不同时期、不同类型的地图展示了对整个世界物理空间的洞察,这些地图同时也是各个时期信仰的产物,一种世界观孕育一种世界地图,而世界地图又反过来影响世界观。

书中选取的12幅地图分别从不同角度反映了那个时代的宗教、法律、政治、科学、军事等内容,比如郝里福德的《世界地图》就是一幅涉及救赎的地图;奥古·里贝罗的《世界地图》背后隐藏着错综复杂的交易,此时的世界地图已经融入了政治、经济、军事等各种因素,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世界各国逐渐意识到海外拓展的重要性,纷纷开始了对未知世界的探索与掠夺;将视角缩小,约翰·布劳的《大地图集》背后是一场商战,作者将地图从全球化视野拉回到两个家族长达50年的冲突与矛盾中,而彼此的竞争又催生新技术的发展,对于地图绘制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哈尔福德·麦金德的《历史的地理枢纽》甚至造就了地缘政治学这样一个新兴学科,这门学科专门研究地理位置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程度,对于世界格局分布会有什么影响。

人们把地图展现为他们所了解或希望看到的那个“世界”,这既是能力的局限,也是想象和理解的局限:中国古代对于世界的认知是“天圆地方”,这是古人想象中的世界。现在回看古代地图,感觉在比例和尺度上有些怪异,但那或许就是当时人所看到的空间,因为地理想象总是隐藏着那个时代的某些观念和思想。地图提供的是论证和命题,地图的功能是界定、重建、塑造和调节,它是人类用自己的方式观察、记录当时的世界,并以特定方式将这段历史流传下来。 (马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