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大观
赞美绿叶
来源:绿叶杂志 发布时间:2020-04-2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著名作家王蒙先生 (图片来自网络)

《绿叶》杂志创刊号封面,封面题字:夏衍

人类对于环境保护的认识,达到今天的程度,大概应该算是人类文明史上一个重要的进展。人类终于结束了地球中心、人类中心、人类意志征服改造一切的一厢情愿的偏于幼稚的想法。开始用一种分析的、不排除反省和批评的新眼光来看待工业文明、科技进步、人类自身的多方面活动所带来的后果。人类越来越用一种谨慎的、爱护的、理解的态度来面对正在被驯服却也在被破坏并因而惩罚着破坏它的人类的大自然。保护地球、保护大自然、保护人类环境的呼声比任何时候都高涨起来了。在我国,重视保护环境,也日益成为上上下下的共识。

作家总是更容易接受环境保护的理论和实践。并非作家都懂得多少环境保护的理论和知识,而是说作家毕竟更富于对自然、对于祖国山河、对于一切生命的感受和热爱,作家对于生活的感受总是更富有整体性,作家相对地总是更少受某种实业目的的激励或者制约,作家更有可能多一点淳朴,也多一点浪漫,作家往往更早一点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发出保护自然、保护环境的呼声,警报环境破坏的危险。如果我们阅读过契科夫的《草原》,如果我们没有忘记《万尼亚舅舅》里那位医生对于生态破坏的忧虑(他的台词都像是环保部门的宣传),如果我们阅读过列昂诺夫的《俄罗斯森林》,如果我们哪怕多看一眼邓刚的一系列为海洋和海洋生物呼天抢地的作品,我们会自然而然地变成一个更关心环境的人,变成一个与地球、与宇宙,与万有息息相关的人。如果我说作家天生应该与环境保护工作者携起手来,如果我说作家天然是环保工作者的同盟军,我想不至于被认为是过于冒昧。

我们似乎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谈论文学与环保。许多令人痛心的破坏环境的事情的发生,在我们这个国家里,并非由于采用了新技术新材料新制剂,而是由于人们文化素质之低下:放火烧荒,捕食野生珍稀动物,破坏草原,污染水源……的肇事者常常并不是化学工厂,恰恰是一些很普通的人,为了蝇头小利,竟可以做出破坏环境的大恶。提高人民的文化素质,当然是文学最为关心的事情,当然是作家、知识分子、干部深有切肤之痛的事情。

环境文学研究会的刊物《绿叶》终于和大家见面了,这是非常令人高兴的。让我们拥有更多的绿树和绿叶吧,让我们做一片又一片绿色的能够一起净化空气和调节温度作用的树叶吧,让我们呼吁减少一点化学污染、噪声污染、水土流失、沙化和野生动植物的毁坏吧,让我们生活在更加美好、更加纯洁、更加健康的生态环境中吧!绿化祖国,是党的号召,是地球的呼唤,是生命的吟歌,是文学的天职,也是我们的小小刊物的梦,我们的梦一定会变成美妙的现实的,我们的刊物一定会得到文学工作者、环保工作者和广大读者的支持。

我们赞美象征生命的绿叶,我们欢迎它的降生。  (王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