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大观
重拾对生命的敬畏 ——读《朱鹮的遗言》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发布时间:2020-03-2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朱鹮,曾经广泛分布于日本列岛,且数量甚多,被日本人视为神鸟、瑞鸟。然而,由于人类的滥捕乱杀,朱鹮数量急剧下降。尽管日本政府在20世纪30年代和50年代,将其列为“天然纪念物”和“特别天然纪念物”,采取人工繁殖等方法来恢复朱鹮的种群,但事与愿违,到20世纪80年代,朱鹮却在日本彻底灭绝了。日本作家小林照幸所著的《朱鹮的遗言》一书,正是讲述了这一段悲伤的历史。书中,佐藤春雄、高野宇治等人面对朱鹮日渐减少的现实,自发组织起来保护朱鹮,进而引发了一场全社会拯救朱鹮的行动,只是故事的结尾,保护朱鹮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作者希望通过这个故事,唤起人们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重拾对生命的敬畏。

“佐藤春雄猫着腰,已等候多时。三十一岁的他,复员刚五年,有一幅铁打的身板。他不感觉累,但浑身冰冷。不过,当炫目的白色羽毛映入眼帘,春雄立即心跳加速,兴奋的热浪涌遍全身。”这是《朱鹮的遗言》一书的开头

(《朱鹮的遗言》(日)小林照幸 著 王新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2019年10月出版

作为一部非虚构作品,作者用充满文学色彩的文字,生动讲述了以佐藤春雄、高野宇治为代表的民间人士,数十年来为保护朱鹮付出的艰辛努力。1947年11月上旬,28岁的佐藤春雄第一次见到朱鹮,“晚照中翩跹朱鹮,如梦如幻”,但当他听说美丽的“朱鹮离灭绝只有一步之遥”,顿时如同一盆冷水浇到他的头上,从而“萌生保护朱鹮的念头。”实地调查中佐藤春雄发现,尽管政府将朱鹮列为“天然纪念物”,但“朱鹮的生存环境仍令人担心。山中樵夫和煤炭工人经常在地面设置捕兽夹”,严重威胁朱鹮的生命。就在这时,身为教师的佐藤春雄职场生涯面临变动。他接到调令,上级提供给他两个选择。如果选择其中的松崎初中,“他可以升任主管教学的副校长。但若选择两津高中,他将作为普通教师平级调动。”为了方便观察鸟类活动,为保护朱鹮提供第一手材料,他没有与家人商量,便选择了可以每天放学后回家观察朱鹮的两津高中。这以后,尽管有若干次升职、调入都市的机会,他都放弃了,把全部的课余时间,用在了保护朱鹮的事业中;直到耄耋之年,退休后的他,还在为保护朱鹮四处奔波。生活在偏僻小村的农民高野宇治与佐藤春雄一样,也是朱鹮的忠实“粉丝”。为了保护这日渐稀少的鸟儿,除了完成日常的农活外,就把心思扑到朱鹮身上,“他每天都竭尽全力地摸索人工饲养朱鹮的方法”,先后选择泥鳅、鲫鱼、小鲤鱼、香鱼、蜻蜓、蟋蟀、蜗牛、蝉、蝗虫、蚱蜢等作为朱鹮的饲料,以保证野外朱鹮有充足的食品,不至于因挨饿而死亡;同时经过观察他还发现,“只有把环境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保持良好的水质,没有农药污染,没有机器噪声,“才能像当年一样吸引大量朱鹮过来”。因此,他积极向政府建议,加强环境保护,为朱鹮营造良好的栖息地。民间爱鸟人士的自发行为,得到了社会各阶层的回应,也引起了日本政府的高度重视。继将朱鹮列为“天然纪念物”后,过了20余年,日本政府又将朱鹮列为“特别天然纪念物”,在各地建立保护机构,增设观察点,投放食物,实施人工繁殖,采取野外放飞等诸多手段,来保护朱鹮这个濒危物种。

俗话说,有耕耘,就会有收获。但如果把这句话用在日本举国上下保护朱鹮这件事情上,偏偏就失灵了。自从20世纪30年代发现朱鹮在逐步减少后,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以后日本经济得到高速发展,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得到大幅提高后,对朱鹮的保护无论是民间,还是政府,都加大了力度,但奇怪的是,朱鹮减少的现象并没有遏制,却走向了人们期待的反面:20世纪80年代,日本再也没看到过朱鹮的踪迹了。这种曾经与麻雀一样,遍地皆是的生灵,在日本消失了。在这种情况下,在日本民间的呼吁下,日本政府不得不求助中国政府,从中国引进了几只朱鹮,加以繁殖。10多年的努力后,朱鹮的身影又出现在日本的上空。《朱鹮的遗言》一书的作者,透过一个个事件、一组组数字,对日本朱鹮在不断保护的情况下走向灭绝这个事例,展开了深入剖析。得出的结论是,造成这样的悲剧,是由于保护活动开展得有些迟,缺乏对保护物种的深入了解因而初期保护措施不得力,政府未能在朱鹮保护区内及时禁止农业活动、打猎行为、农药施用等,使朱鹮的栖息地不断萎缩;更重要的是,急于求成的功利主义,导致采用违反自然规律、不利于朱鹮繁衍的繁殖措施,不但没有扩大朱鹮种群,反而导致了朱鹮走向彻底灭绝……

书中,一生致力于朱鹮保护的佐藤春雄,面对朱鹮消亡的悲剧,惆怅满怀地感慨道:“朱鹮不仅仅是一种鸟。它是一个生命,生命是无可替代的,和我们人类的生命一样。”这,的确一语中的。

造成朱鹮在保护中灭绝的悲剧,就是人类没有把朱鹮当成一种生命加以敬畏而酿成的恶果。日本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保护朱鹮,但却让朱鹮彻底灭绝的悲剧,无疑给所有国家都敲响了警钟。

面对自然,面对人类之外的生灵,我们应该尊重他们,敬畏他们,才不会让物种灭绝的悲剧在自然界不断重演。  (贾登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