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大观
当诗词遇上南极科考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发布时间:2020-03-0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诗词歌赋成为人们陶冶情操、抒发感情、激励奋进的重要文化载体之一。自古及今,流传下来脍炙人口的诗词,多是诗人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南极科考远渡重洋,跨越万里,一走少则半年,多则500多天,可以说,是我国科学考察时间最长、条件最艰苦的活动之一。人迹罕至的环境,各行各业的队员,多种多样的考察活动,总会让人或触景生情,或有感而发地表达自己的思想。诗词,就是其中一种形式。

借着《中国诗词大会》的“东风”,记者将中国诗词与南极科考联系起来,将用“诗词”话科考,以“微言”明大义——

日前,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诗词大会》第五季总决赛中,一道身临其境题将观众带入了南极。

晶莹剔透的雪山,憨态可掬的企鹅,破冰前行的“双龙”……闪过几个镜头后,中国第36次南极考察队科考队员栗多武出现在视频中。他说:“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我国南极中山站,尽管时值春节,我们都愿意为祖国事业坚守在南极阵地。此刻的我们,胸中既有对亲人的无限思念,也有对祖国南极事业的满腔热情,很想用一句诗词送给家人,表达自己的心情。诗词大会的选手们,你们能帮我看看哪一句最合适吗?”画面转到大会现场。主持人说:“请问,以下哪联诗句表达了春节期间,值守南极科考站的工作人员的心情?”

A、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

B、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C、一寸丹心图报国,两行清泪为思亲。

答案是C。

《中国诗词大会》选择以南极科考入题,是对南极科考队员舍小家、顾大局,为祖国、为科学发展远赴险地,奔波万里的文化致敬。正如主持人说的,“极地工作者是最可爱的人,向你们致敬!”

 

“奋战”诗

近几年,我国南极科考分为几个小队如:长城队、中山队、泰山队、昆仑队、雪龙船队、大洋队、罗斯海新站队等。每个队都有自己的科考工作,最忙碌的时候是12月至次年2月底。处于内陆的昆仑站和泰山站的队员还要从中山站附近的基地,乘坐雪地车远赴目的地,开展科考作业。在这段时间,茫茫南极大陆闪现着若干身着红色队服的中国科考队员。元旦、春节期间,他们忍受离别之苦,不惧风霜雪雨,坚守岗位,建功南极。这时候,用下面两句诗形容最为贴切:“一寸丹心图报国,两行清泪为思亲”。这两句诗源自明朝兵部尚书于谦的《立春日感怀》,原诗为:

年去年来白发新,

匆匆马上又逢春。

关河底事空留客?

岁月无情不贷人。

一寸丹心图报国,

两行清泪为思亲。

孤怀激烈难消遣,

漫把金盘簇五辛。

这首诗作于立春日,诗人真挚的情感通过平实的语言表达出来,读罢令人感动不已。南极队员也像于谦一样,念念不忘忠心报国,想起尊亲禁不住热泪沾襟。

“报名”诗

每年,我国都会组织南极科学考察,发出通知后,许多人积极报名参加,其中还有去过多次的老队员,他们“只要祖国有召唤,就义不容辞”。这时,用这样两句诗形容最为贴切:“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两句诗源自林则徐的七律《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原诗为:

力微任重久神疲,

再竭衰庸定不支。

苟利国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

谪居正是君恩厚,

养拙刚于戍卒宜。

戏与山妻谈故事,

试吟断送老头皮。

该诗作于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当时林则徐虽然抗英有功,但遭到投降派诬陷,被革职发配伊犁赎罪。他走到古城西安,与妻子离别赴伊犁时写下此诗。诗人表达出“只要有利于国家,哪怕是死,我也要去做,哪能因为害怕灾祸而逃避”的崇高品德和忠诚无私的爱国情操。

“返程”诗

一般情况下,次年3月初,科考队将完成南极科考度夏任务,在长城站和中山站留下一部分人继续越冬,大多数队员返程回国。经过在那样特殊环境下长时间并肩作战,队员们之间结下了深深的友谊。想想留下的队友还要在南极继续坚守一年多,即将回国的队员依依惜别的场景每一次都令人感动。在这里用这样的诗句似乎更合适:“自是浮生无可说,人间第一耽离别”。这两句词源自清代王国维的《蝶恋花》,原词为:

满地霜华浓似雪。

人语西风,瘦马嘶残月。

一曲阳关浑未彻,

车声渐共歌声咽。

陌上深深,依旧年时辙。

自是浮生无可说,

人间第一耽离别。

这首词道尽了分别情深的味道,满地凝结着寒霜,似覆上一层白雪。人们站立在风中话别,路边的马对着残月不断嘶鸣。送别时,《阳关》一曲犹未唱完,游子就已经渐行渐远。人世间最伤心的事莫过于离别,对南极奋战数月而后分离的队友来说,正是这种心情。

“送别”诗

1984年,我国首次南极科考队乘坐的是海军J121船和“向阳红10”号船。再往后,还有“极地”号、“雪龙”号船执行科考任务。2019年,我国首次派出“雪龙”“雪龙2”号船,“双龙探极”执行36次南极科考任务。每一次出征,队员们与祖国和亲人都会面临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半的分离。送别,就显得格外不同。这时,用这样两句诗形容比较合适:“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这两句诗源自李白的五律《送友人》,原诗为:

青山横北郭,

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

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

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

萧萧班马鸣。

这是一首情意深长的送别诗。作者通过送别环境的刻画、气氛的渲染,表达出依依惜别之意。诗人表达了“此地一别,离人就要像那随风飞舞的蓬草,飘到万里之外去了”,其中有不忍之情,有感人之力,非道一声珍重可比。

“凯旋”诗

踏上归国的征程是喜悦的。接下来的时间,科考队员的心情就是期盼“千里江陵一日还”。经过几个月的南极考察,他们置身于汪洋大海,穿梭于极地冰穹,战斗于风霜雨雪,经历了劳作不辍,感受了饥寒交迫。回家,是一件幸福事。那场景用下面的诗句似乎才能表达:“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这两句诗选自唐代诗人杜甫的名篇《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原诗全文为:

剑外忽传收蓟北,

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

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

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

便下襄阳向洛阳。

该诗作于公元763年春,那时杜甫52岁。他听说唐军在洛阳附近打了一个大胜仗,心情大好。“想要纵酒高歌,结伴着春光同回故乡”,正像赶路回国的南极队员一样,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杜甫的心早已高飞,从巴峡穿过巫峡,再到襄阳直奔洛阳,队员的心也早已高飞,穿越了太平洋,回到祖国。因为那里,有亲人渴盼着他们回家。

“会合”诗

我国南极科学考察线路要么先经新西兰到达长城站附近,要么先经澳大利亚到达中山站附近。近些年,先到达中山站的次数较多。科考船一般到达中山站边缘是12月左右,由于冰层较厚,不能停靠到中山站边上,只能破冰到几公里外的海域。考察队要做的第一件事,往往是上站慰问上一次科考队的留站越冬队员。他们从上一年随船从祖国出征,到下一次科考队到站,间隔一年多。一年多的时间,再见祖国亲人,股股暖流涌心头。此时可用这样两句诗形容:“别来沧海事,语罢暮天钟”。这两句诗源自唐朝诗人李益的《喜见外弟又言别》,原诗为:

十年离乱后,

长大一相逢。

问姓惊初见,

称名忆旧容。

别来沧海事,

语罢暮天钟。

明日巴陵道,

秋山又几重。

“别来沧海事,语罢暮天钟”表现了倾诉别情的场面,热烈地交谈,从白天到日暮才停下话音,表明情谊深长。在南极,人们的感情往往更加真挚和深厚,两支队伍相逢,谈话也像诗中所说,停不下来。(赵建东 李 鸿 赵 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