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大观
赤道新旧双碑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发布时间:2019-11-2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2010年厄瓜多尔发行的赤道纪念碑(新碑)邮票

1949年厄瓜多尔发行的赤道纪念碑(旧碑)邮票

旅游,就是一个人在自己地方待久了以后,到别人待久的地方散散心。如今,出门散心的人很多,但仍有一些地方少有人涉足,厄瓜多尔的首都基多算是一个。我们对它的了解多是源于国内媒体的海外记者和外交官的亲身经历。2017年,“侣行”张昕宇、梁红夫妇驾驶国产运-12飞机环球旅行,就是在雷暴雨中降落于此。

在西班牙语中,厄瓜多尔的意思即为赤道。基多,是世界上离赤道最近的首都。说起赤道,第一印象就是酷热难耐。但基多位于安第斯山区,海拔2400多米以上,终年如春,凉爽无比,北美发达国家的老人们退休后尤其喜欢在这个消费低廉之地度假甚至安度余生。除此之外,几百年前西班牙殖民者留下的城市规划和历史建筑,也使这里充满了规整的布局和浓郁的文化氛围。1979年,基多老城区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即是对它最高的褒奖。

从基多城区向西望,就能见到白雪皑皑的皮钦查火山,它的最高峰海拔4784米,最近的一次喷发是在1999年,当时整座城市被厚厚的火山灰覆盖。基多西南偏南150公里处,有一座圆锥形的死火山——海拔6272米的钦博拉索山。经科学考证,从地心到它的峰顶为6384.1公里。

在这里,赤道总是绕不开的话题。世界上以赤道之名建立纪念碑的有不少,比如巴西、印尼、加蓬等国,但最具知名度的还属厄瓜多尔。印第安人很早就知道将地球一分为二的赤道线,将其命名为“太阳之路”。跨越时间的传承,如今,基多城正北方20公里处的赤道纪念碑就是游客必到的打卡地,厄瓜多尔邮票中已多次出现它的图案。在互联网地图上,也有它精细化的三维仿真模型。

在赤道的阳光下,一条东南——西北走向的甬道将游客汇集于纪念碑前。它有10层楼,高达30米,为一个上窄下宽的四方墩台,四面分别用字母注明东西南北方,镌刻着与赤道有关的地理学先驱的鎏金名字,以及0°纬线和西经78°27′8″,碑座的四角有4座小方柱形碑作为衬托。纪念碑顶端是一个直径4.5米的铝制地球模型。地球为平卧,北极指向北边,南极指向南边,并绘出赤道。这条赤道从碑体东西两侧延伸落地,成为一条黄线。游客跨在黄线上拍照,一脚站在一个半球,可谓意义非凡。他们也可以乘坐电梯上到观景平台远眺四方景象——生机勃勃的基多城和四周因干燥少雨而植被稀疏的山脉,还可以体验到各种奇特的与赤道有关的物理现象。在赤道上,因为地球的自转,物体的重力加速度为最小;水从水槽漏下时,将看不到漩涡;鸡蛋更容易在钉子上立起来……

除了这座宏伟的纪念碑,基多还有一座赤道旧纪念碑。旧碑建立于1936年,只有10米高,通体为赭红色花岗岩,是新碑的缩小版。它是为了纪念1736年5月29日法国、西班牙和本地科学家在此附近平原完成的一项重要地理科学考察而竖立。自从1982年新碑落成后,当地人不再把它作为旅游景点推荐给游客,旧碑很快变得“门前冷落鞍马稀”。能亲身前往旧碑的国人少之又少,我们从近40年两碑空间距离的描述,无一例外都高度一致,但按图索骥,均一无所获。很显然,关于地点的指向都是错误的。因为缺乏高分辨率卫星影像,这些作者并没有得到真实的地理信息数据,以讹传讹在所难免。

旧碑在哪里?这是困扰笔者很多年的一个疑问。当年,无数印有旧碑图案的明信片和照片从新碑以西6公里的卡拉卡利镇(Calacali)寄往世界各地。由南往北望去,旧碑坐落在两个山体的前方,大山成为它完美的背景。这些资料成为笔者能找到它的线索。如今,旧碑的周围建设起一些新的房屋,将这座纪念碑埋没其中,要不是它所坐落的公园特别的几何图案,也很难从卫星影像里发现它。旧碑还在那里,绘满了涂鸦,人们可能会渐渐忘记它,包括它背后一代人的科学足迹和十几代人的默默守护。它偏离赤道190米的距离,正是两百多年来人类探索不止、自我超越的最好证明。 (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