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最美人物 > 最美地质人物
以匠心对话大地
——记吉林省第六探矿大队钻井分队队长郭广波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发布时间:2019-05-23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向大地开钻,其实是人心与地心在交流,人心不思进,大地就不会和你对话。” ——郭广波

在吉林省第六地质探矿大队后勤基地的大院内,一台新钻机正在组装。正值六月,烈日当空,一位黑瘦的中年汉子二话不说,拿起工具就干,其他人自动跟着他忙起来。他就是吉林省第六探矿大队钻井分队队长郭广波,第二届全国十佳最美地质队员。

说起郭广波,六队人异口同声地说:“广波就是认干。”

因为认干,在黑龙江省漠河县北极乡北极村极寒条件下,他带领队伍完成地热勘查进尺1623.27米,创下了中国北极第一钻的美誉;

因为认干,他在吉林省2011年机械岩芯地质钻探技能大赛中获第一名,荣获了吉林省“五一”劳动奖章;

因为认干,他参与主创的“三超”钻探施工技术创新操作,荣获省2012年地矿系统职工创新成果竞赛二等奖……

“向大地开钻,其实是人心与地心在交流,人心不思进,大地就不会和你对话。”郭广波说。在他的工匠精神影响和带动下,吉林地矿局近年来涌现出40多名技艺高超的“吉林最美地质人”。

除了认干外,还有一点,在关键时刻,郭广波能顶上去

而这股“认干”的劲头,早在郭广波从技校毕业成为一名钻工时就有了,1988年,郭广波以优异的成绩从吉林省地质技工学校钻探专业毕业,来到第六地质探矿工程大队当钻工。由于他勤奋好学、苦干实干,很快就当上了钻探班长。2007年,他担任了大队第四分队队长。当时像他这样的分队长有十几名,可是领导却对郭广波青眼有加,究其根源,除了认干外,还有一点,在关键时刻,郭广波能顶上去。

2008年5月份,安图海沟金矿进行坑内钻探,这是六大队施工领域的空白。钻孔位置设计在矿山井下320米深井巷道内,作业风险和地层复杂都是这次钻探施工的难题,于是大队领导派出了郭广波的分队。郭广波针对具体情况提出使用绳索取芯液动锤,用于解决硬、脆、碎取芯难问题。对于复杂地层,孔壁易失稳难题,他强化冲洗液的日常维护和使用管理,为机台配备了简易的测试仪器,用于测试性能指标,发现不符合设计指标及时调整,补充处理剂。由于采取的技术措施得当,安全防护措施有效,施工安全顺利,终孔深度380.43米,创下了省地矿局井下施工钻孔纪录。

紧接着2008年下半年,六大队又承担了一个难点项目,敦化大蒲柴河矿区倾角600超斜孔钻探施工任务。如此大的倾角施工,在六队历史上从未经历过,郭广波的分队又被派了上去。大倾角钻进,使用传统立轴式钻机和四角钻塔,无法施工。虽然全液压动力头钻机可以施工,但加接钻杆时,人工操作极为繁复,费时费力,再加上地层复杂时维护孔壁稳定难度加大,钻进时,孔内阻力大,这些难题没有难住郭广波。他首先在钻机旁立一根立柱,立柱上绑一动滑轮,加接钻杆或取芯时,将绳头绑在动力头扶手处,然后通过立柱上的动滑轮,人力轻松移开,看似简单的装置,却解决了人工费时费力的难题。他又以加装重锤的办法,解决了内管总成下入孔内困难的问题。而针对孔内阻力大和孔壁易失稳难题,他采取了钻杆单根表面涂润滑脂来解决。郭广波采取一系列技术措施,确保600超斜孔胜利完工,终孔深度305.90米,创下六大队超斜孔孔深施工纪录。

2008年一年里,郭广波连创两项纪录,用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哪个岗缺人,郭广波就顶哪岗

2010年秋,黑龙江省漠河县北极乡北极村,郭广波的著名一战在这里展开。北极村是我国大陆最北端的临江小镇,位于大兴安岭山脉北麓,纬度高达53°33′30″,全年平均气温在零下30℃以下,极端最低气温在零下50℃以下。

在这以前,六队曾经在黑龙江四三林场地区施工过1500米的钻孔,技术过硬、善打深孔难孔的名气很大,因此施工方主动把孔深1600米的北极村钻孔任务交给了六队。

据说,在距施工地点500米处,曾有某大型国企的专业队伍在这里钻探过,但由于地层较硬,半年时间仅钻进600米。

郭广波的分队于9月21日进入北极村开孔施工,没多久他们就遇到了一个最大的难题——低温。进入11月份,白天零下28~30摄氏度,夜晚最低为零下48摄氏度。极寒的气候下施工更加艰难,生产用水结冰,他们在机台建起塑料大棚,棚内生上火炉,水箱放在大棚内;由于气温太低,不利于冲洗液的日常维护,只能用防冻剂和食盐来维护其性能,确保孔内安全。随着孔深的增加,取岩芯时间越来越长,每次取芯时俩人一组,班里轮流。为防止冻伤手脚,取芯前将火炉烘热的砖头垫在脚下,一人拉绞车,一人用木条抽打被冻泥浆包裹的钢丝绳。

郭广波回忆说,虽然都是东北人,但是北极村的那种寒冷无法形容,白天穿棉衣,晚上还要再加一件棉大衣,只要是暴露一点点皮肤,都感觉冻得疼痛。为了保证施工正常进行,郭广波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安排好职工的食宿,他告诉炊事员,食堂常备些热姜汤,下了班的职工能喝了暖暖身体。好几个钻工都冻感冒了,轻的吃药,坚持上班,重的到村医院打吊针,哪个岗缺人,郭广波就顶哪岗。看着日渐消瘦的郭广波,大家既敬佩又心疼,施工结束后大家说:“之所以能坚持下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郭队长站在我们最前面。”

70多个日日夜夜里,郭广波的团队表现出了勇挑重担、能打硬仗的品格。到了12月中旬,钻孔孔深到达1623米,圆满地完成了任务。这个孔刷新了吉林省地矿局当时最深孔纪录,被当地政府誉为中国北极第一钻。

当郭广波他们带着满是泥浆的设备和一身的疲惫撤离的时候,一群欢快的游客却开始涌进北极村,原来第二天就是圣诞节了。

“我是地质队的人,就在地质队干活得劲”

虽是钻井队分队长,郭广波却从不以此自矜,总是说:“我就是领头干活的。”可在钻工们来看,郭队长就是郭队长,他那两把刷子厉害着呢。

2013年,郭广波分队在白山江源施工地热井,至井深1001米时,遇到了怪事——感觉像打进了无底洞,钻井液全漏光了。

后来了解分析,在井口下面有煤矿废弃的巷道,钻头打空了。怎么办?现场聘请的技术顾问也没有遇到过此类情况。赶紧咨询权威的泥浆专家,专家说按钻遇溶洞处理吧。于是他们开始向井内投入黏土球、水泥球作为填充物,然后搅拌高黏度泥浆,并掺入各种惰性材料,可是毫无效果,一晃20多天过去了,大家一筹莫展。

郭广波也是寝食不安,一边在机台周围转悠,一边想着解决方法,这时他的目光落到平台上的几块砖头上,脑海里顿时灵光一闪,他马上把大家召集一起,谈了他的想法。他分析,钻井遇该层位时,钻具自由落差为1米,说明下面的巷道高度为1米,但是宽度不详,用球类作为填充物重量较轻,其接触面为圆型,无内阻力,在千米地下的液柱压力下,全部流失了,根本不顶事。如用碎砖乱瓦等有一定重量的杂物填进去,堆积在一起时棱角间相互挤压,形成一定的内阻力,在液柱的压力下不易流失。大家顿时茅塞顿开,按照他的方法操作,十几天后奇迹出现了,钻进恢复了正常。后来,某泥浆专家听闻此次堵漏处理经过,连连称赞其是“钻井业内堵漏奇迹”。

平时不太言语的郭广波,其实很有自己的想法,他说,地质钻探和以前不一样了,能干活的队伍很多,竞争很激烈,没有金刚钻,揽不了瓷器活。只有具备能打“三超”(超深、超难、超斜)的能力,才能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地质钻探市场上占得一席之地。如果仅凭过去工作的些许经验,不学习新技术新知识,那就完全没有优势可言。

郭广波认干、会干还爱学习,有人不解地说:“广波你还学啥呀,技术已经很厉害了,在单位净干些难活累活,给私人老板干一年几十万轻松挣到手。”这时郭广波只是轻轻一笑:“我是地质队的人,就在地质队干活得劲。”  (金文革  聂荣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