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最美人物 > 感动测绘人物
耸立在地球之巅的群雕
——记国测一大队1975珠峰测量老队员老党员群体
来源:中国测绘 发布时间:2019-05-2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习近平总书记给国测一大队老队员老党员的回信

国测一大队邵世坤等同志:

来信收悉。40年前,国测一大队的同志同军测、登山队员一起,勇闯生命禁区,克服艰难险阻,成功实现了中国人对珠峰高度的首次精确测量。你们是这项光荣任务的亲历者、参与者,党和人民没有忘记同志们建立的功勋。你们年事已高,但仍然心系党和人民事业,充分体现了老共产党员的情怀。

几十年来,国测一大队以及全国测绘战线一代代测绘队员不畏困苦、不怕牺牲,用汗水乃至生命默默丈量着祖国的壮美河山,为祖国发展、人民幸福作出了突出贡献,事迹感人至深。

忠于党、忠于人民、无私奉献,是共产党人的优秀品质。党的事业,人民的事业,是靠千千万万党员的忠诚奉献而不断铸就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全国广大共产党员要始终在党爱党、在党为党,心系人民、情系人民,忠诚一辈子,奉献一辈子,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团结带领亿万人民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共同奋斗。

 习近平

2015年7月1日

 

在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有这样6位老队员,他们虽退休多年,但依旧心系大队、心系测绘;他们虽白发苍苍,但依然乐观向上、精神矍铄;他们虽年事已高,但仍然关心党和人民事业,不忘初心,在党爱党、在党为党;在测绘人的眼中,他们所代表的新中国第一代测绘人,早已成了永久耸立在地球之巅的群雕……他们就是1975年曾参加我国首次珠峰自主测量,并在2015年党的生日之际收到习近平总书记回信的国测一大队6位老队员老党员。他们是邵世坤、薛璋、梁保根、张志林、郁期青和陆福仁。40年前,正是这6位老人和已故队员吴泉源、杨春和,同军测、登山队员一起,用青春和汗水,凭着一往无前的气概,以勇攀高峰、舍我其谁的大无畏精神,完成了世界测量史上的一次壮举,人类第一次精确测出了世界第三极——珠穆朗玛峰的海拔高程!

手捧回信,老人热泪盈眶

2015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4周年纪念日,古城西安,阳光明媚,绿树婆娑,位于南郊的国测一大队会议室里热闹非凡。6位满头银发的耄耋老人,邵世坤、薛璋、张志林、梁保根、郁期青和陆福仁,欢聚一堂,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从专程由北京赶来的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局长库热西手中,接过了习近平总书记给他们的亲笔回信。

手捧总书记的回信,用心灵诵读着回信,6位老人心潮澎湃,热泪盈眶。几个月前,一次偶然的聚会,6位老队员相见甚欢,家事国事、测绘事业无所不谈。看到伟大祖国日新月异,看到测量技术手段不断更新和进步,看到“热爱祖国、忠诚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测绘精神得到发扬光大,他们抚今追昔,回忆起了共同参加珠穆朗玛峰高程测量的两位已经去世的同伴吴泉源和杨春和。6人感慨万千,相约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一封信,抒发他们的爱国情怀,表达普通基层党员对党的忠诚之情以及新形势下关注测绘事业和继续弘扬测绘精神的强烈愿望。没想到习近平总书记在百忙之中,竟给他们回信了!手捧着写有343个沉甸甸大字的回信,6位老人感到字字千钧,语重心长,情真意切,“在党爱党,在党为党,心系人民,情系人民,忠诚一辈子,奉献一辈子”“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习近平总书记的高度褒扬和向全党提出的至高要求,都让老测绘队员们深深感受到了亲切的关怀、无穷的力量和满满的希望。

三测珠峰,勇闯生命禁区

在几十年测绘生涯中,最让这6位老队员难忘和引以为豪的是他们三测珠峰,在生命禁区挥洒青春的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国测一大队的队员们在1966年之前,征战青藏高原期间,多次经过珠峰地区,而每一次,队员们在赞叹珠峰雄伟瑰丽的同时,都会因为珠峰没有我们中国人的测量数据而深感惭愧。

毛泽东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非常关心珠峰测绘,新中国成立不久,中央人民政府便提出“精确测量珠峰高度,绘制珠峰地区地形图”,国家测绘局准备组织力量在中国登山队的协助下,精确测量珠峰高程。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迅速在国测一大队传播开来,大家奔走相告,纷纷主动请缨。1965年底,中国科学院西藏科学考察队应运而生,吴泉源、郁期青和其他十几名队员被抽调到科考队,郁期青出任测绘专题组副组长。

勇攀高峰、报效国家的机会终于来了!大家心里都卯足了劲儿准备大干一场,可大家都清楚,珠峰地区环境险恶,加之当时的装备落后,死亡率在30%到50%。但是,作为新中国的第一代测绘人,他们想到的只有“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党让我牺牲,我一定不怕死。”他们痛下决心,要誓死为国争光,决心要从他们这一代测量人开始,打胜这场翻身仗、志气仗、科学仗!

除搞好技术方案和各项业务准备外,郁期青把工作重点放在了加强体质训练上。每天清早起床后,长跑5公里,接着做健身操,练俯卧撑和引体向上,下午打两个钟头篮球或负重竞走,天天坚持,风雨无阻。出发前,郁期青把仅有的一点财产——一个木箱和一些行李存放在朋友家里,并做出了“万一出事,请转交我爱人”的交代,还请他保密,以免引起家属的忧虑。

珠峰地区环境险恶,缺氧,是在珠峰地区作业的第一道难关。队员们除了用鼻孔呼吸外,还需要用嘴大口大口地喘气,时间一长便导致了嘴唇溃烂、喉咙干涩、发炎甚至溃疡,喝不下水、吃不下饭,痛苦难耐。强烈的高原反应也常常使队员们感到胸闷、头痛、心跳加剧,呕吐不止,夜不能寐。还有就是吃夹生饭,因为这里水烧开的温度只有70多度,许多人因此患上了严重的肠胃病。为了避免感冒引起肺水肿、紫外线爆皮,队员们一连几个月不能洗头、擦脸,更谈不上洗澡了……

在科考队到大本营后,其他专题组的同志都被指令休息一周,以缓解高山反应症,恢复体力。唯独测绘分队,到达珠峰地区的第二天就全面铺开了工作,队员们要身背几十斤重的帐篷、仪器等装备登山作业,为此国测一大队派出的测绘专题组被人们称为“小老虎”。

郁期青当时就豁出去了,带着一个三角测量组突击难点。测区内6500米以上的点共3个,他们组就测了两个,郁期青还因此获得了登山二级运动员证书。时间紧迫,队员们有时不得不半夜突击上山,趁着朦胧的月光,鱼贯而上,每人的负重都超过50斤。每走几步,就要伏在冰镐上猛喘几口气,遇上碎石坡就更加累人,进十步溜五步,把人整得筋疲力尽。连续十几小时登上山顶后,汗水浇透全身,经冷风一吹,加之卷起的雪珠钻进脖子,冷得钻心。登上山顶后,建起测量钢标,架上仪器立即预测。就这样,测完一个点,马上搬迁,又奔向另一点。

在整个科学考察中,测绘队员建立起了高质量的平面坐标和高程控制网,第一次将水准点引到海拔6120米,把三角点布测到海拔6640米,把天文点引进到海拔6350米,为以后登顶测绘,精确测定珠峰高程建立了可靠基础。

攀登高峰,测绘人敢打硬仗

1975年,经国务院批准,中国男女登山队再次攀登珠峰。国测一大队的邵世坤、薛璋、张志林、梁宝根、郁期青、陆福仁、杨春和、吴泉源8名队员光荣地加入了测量分队,开始向珠峰发起冲击。

3月底,测量队员和全体登山队员列队,在珠峰大本营广场的五星红旗下,举起右拳庄严地向祖国宣誓。大家含着热泪,怀着报效祖国的一颗红心,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完成任务,为伟大祖国争光,为炎黄子孙争气!当晚郁期青在日记中写道:我都36岁了,人生能有几次搏,此时不搏待何时!

为了取得7000米以上高海拔地区的重力测量成果,进行航测调绘,测量分队决定冲上北坳。4月4日,测量突击小组8人从5400米营地出发,经过两天行军来到了6500米的高山营地,准备突击北坳。

拂晓时分,天还没有亮,气温还在零下二三十度,郁期青一行背上了几十斤重的仪器、装备和食品,开始向北坳冲击。队员们足蹬高山靴,绑上防滑爪,肩背重力仪,用结组绳连接着,采用S形斜切路线,一步三喘艰难地往上挪动,每走几步就伏在冰镐上大口大口喘气。虽然很累,但不能坐下,因为一坐一起更消耗体力。就这样,经过8个小时奋力攀登,测量队员们终于顺利登上了北坳,完成了航测调绘任务和7050米高度的重力测量!

陆福仁从事的是导线微波测距工作,他在3月中旬就来到珠峰脚下打前站,是在珠峰地区生活和工作时间最长的人之一。在搬运仪器时,他的左肩在帐篷门上碰了一下,立刻疼痛难忍,抬不起来,不听使唤。和他一起工作的解放军战士发现是左肩脱臼了,便用脚抵住陆福仁的左胳肢窝,使劲地拽扯他的左臂,只听“咔啪”一声,骨头归位。此时,陆福仁已经疼痛得大汗淋漓。

一次,陆福仁带着队员向西绒布冰川测量点进发。这段路复杂难走,冰塔林里是数不清的裂缝和深渊,巨大冰柱随时都有可能突然断裂,稍不留神或掉队就会迅速迷失在茫茫的冰塔林里。面对众多的冰塔林,队员只得在两座冰塔的夹缝中寻找登山之路,有时不得不架起人梯攀登,每前进一步都要冒着极大的危险,消耗极大的体力。每个队员当时的负重达30多公斤,加上空气稀薄,4公里的路程他们竟然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

强烈的紫外线穿过稀薄的空气,在冰雪世界里交叉反射,灼人肌肤。年近40岁的老队员薛璋和另外3人在6210米的高度做大气折光试验,4个人的脸被灼伤,皮肤由红变黑,嘴唇干裂起泡,层层掉皮。最要命的是4个人都患了“高山厌食症”,头疼恶心,一点食欲也没有。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只能喝进一点炼乳。他们强迫自己吃饭,8天时间,4个南方人才咽下一斤多大米饭。下山时,4个人又黑又瘦,同志们都差点认不出他们了。

由于人手少,邵世坤主动请缨,要求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他和队友梁保根既干三角测量又干重力测量。重力测量任务是从大本营海拔5200米,到5500米、6000米和6500米,建立4个重力测量点。其中有两个测量点必须从山沟直接爬到山顶进行联测,而且必须当天进行往返闭合测定。每建一个重力点,要跑3次,这无疑增加了很多工作量。当联测6500米重力点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那天天蒙蒙亮,邵世坤和梁保根背着沉重的重力仪器,向北坳山麓进发。海拔6000多米的高度,空气稀薄,由于缺氧,两人想往上爬,但两条腿就是不听指挥,总是在原地打转转,好像每走一步都是人生的最后一步。两人咬紧牙关,当爬到北坳冰川的边缘时,梁保根突然抱着肚子,疼痛霎时间让他脸色苍白,黄豆粒大的汗珠流出来。邵世坤急忙问道:你怎么了?梁保根说:肚子疼得厉害,如刀绞。邵世坤说:咱们回营地吧。但梁保根坚持不肯,他说:如果任务不能按时完成,就会影响全局。邵世坤能理解梁保根坚持的心情,但人命关天,邵世坤还是坚持要搀战友下山。谁知平时内向少语的梁保根急了,他说:即便是我死了也要完成任务。接着又对邵世坤说:如果我真的死了,请告诉组织,我的尸体就埋在北坳山下,我要与珠峰永远相伴。你回去对我爱人讲,让她不要太难过,为国捐躯是光荣的。把两个女儿抚养成人,我在九泉之下也就安心啦……那一刻,邵世坤热泪盈眶,面对如此坚强,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战友,邵世坤还能说什么呢?

半个小时后,梁保根的疼痛减轻了,两人坚持背着沉重的仪器,一步三喘地向6500米高地爬去。任务终于完成了,但太阳也快要下山了,此刻两人又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如果当晚不能赶回6000米营地,就会冻死在路上。两人不能站起来走,只有蹲下,用屁股一点一点往下蹭。赶回营地已经是后半夜了。梁保根躺在床上,仍在疼痛,人缩成一团。那些日子,梁保根瘦了十几斤,双眼塌陷,步履艰难,但他仍然默默地坚持工作,直到完成全部任务。

照准觇标,健儿们书写辉煌

在完成珠峰周边的测量任务后,5月初,在峰顶交会前夕,队员们按计划分别挺进到了指定的测量点位待命,随时准备峰顶测量。邵世坤和助手解放军战士小王早早地便守候在海拔6000米的二号营地待命,可珠峰地区风云变幻,原计划的登顶日期一再推迟。为保证登顶测量成功,队员们尽量节约燃料供给,确保他们能支撑到登顶成功那一刻。强烈的高原反应让他们吃不进饭、睡不着觉。白天,他们找一些积雪吞咽,用来维持体内的水分,吃几口硬邦邦的干粮以满足身体最基本的生理需要。晚上,他们睡在小帐篷里,身下是凹凸不平的积雪和石块,在极度缺氧、零下30多度的夜里,平躺着怕寒气渗背,侧躺着又伤害腿关节,若遇到大风或者不注意就可能连帐篷带人滚下山去……整个夜晚几乎不能入睡。两人硬是凭着死也要完成祖国重托的信念,足足坚持了20天。5月26日,当得知登顶队员将在27日上午向峰顶冲刺,预计10点后登顶的消息后,他们立即从营地赶到了海拔6300米的观测点。

从二号营地到观测点只有2公里的距离,高差也只有300米,可那里山势雄伟、巨石横生,而且还覆盖着锐利的风化石,坡度达到60度,每爬一步就会滑退半步,可以说寸步难行,邵世坤足足走了4个多小时。一直担心峰顶竖起的觇标随时被狂风吹倒,错过观测的珍贵时机,他背着25公斤的仪器装备,使尽全身力气一刻不停地拼命往上爬。等到达观测点时,因为高山缺氧、运动激烈,他大口大口地吸气,但还是喘不上气来,“砰砰砰砰”的心跳,感觉心脏都要蹦出来了,他一把脉搏,竟然达到一分钟210多次。

队员张志林负责从西藏定日县,至珠峰脚下绒布寺大本营的70公里距离的二等水准支线施测,再从绒布寺测三等水准到海拔6120米的三角点,创下了在高海拔地区进行水准测量的世界纪录。张志林在珠峰测量时,有一次汽车陷在冰湖中,所有人都光脚跳到湖里拿手挖石头和冰块,双脚冻得像红萝卜一样,全部失去了知觉。大家好不容易把汽车解救出来后,坐在半山坡上正喘着气,忽然看见对面山坡上雪崩的壮观景象,在明媚的阳光下,雪山一泻千里,整个山谷都是溅起的飞沫,如雷声隆隆,一瞬间漫天的飞雪倾泻如瀑,其情其景令人胆颤心惊。这种只有在电影里才见到过的场景就发生在队员们眼前,那种壮观和震撼让谁都说不出话来,一生都难以忘记。

让张志林记得最深刻的就是登顶那天。1975年5月27日,已经完成所有测量任务的张志林早早地做好准备,他把004水准仪架好,从镜中寻找登山队员登顶的身影。14点30分,旗云飘过,队员们登顶成功,在红色金属觇标竖起的瞬间,张志林压抑着兴奋和激动,立马通知战友们投入到紧张的“抢测”工作当中。觇标竖上去的艰辛,测绘队员们亲眼见到了,可不能因为被风刮倒而让前期大量的工作和辛苦付诸东流。“啪、啪、啪”,大本营升起了三发红色的信号弹,张志林和8个技术人员第一时间在6个点位展开了测量工作,队员们小心翼翼地旋转仪器,争分夺秒地对准金属觇标进行观测,连续3天不停观测,终于测出了珠峰的准确高程为8848.13米,圆满完成了最后的测量任务。

7月23目,新华社向全世界公布了这一测量结果,立即得到联合国和世界各国的公认,成为权威数据。

可歌可泣,用生命谱写华章

从北坳下来之后,测绘队员们又连续爬了几座雪山,郁期青终因体力透支太多,抵抗力下降,患了重感冒,发烧41度,两天后转成肺水肿、胸膜炎并发症,被紧急送到日喀则野战医院抢救。当时他病情危急,深度昏迷,天天打吊针,特级护理。连续半个多月的高烧,郁期青由一个壮汉一下子变得骨瘦如柴,体重由141斤直降到70斤,人烧得都很少出汗了。经过35天的抢救,当他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从报纸上看到首次珠峰测量成功的消息时,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激动得热泪盈眶,一时说不出话来。后来,组织上安排郁期青到北京总后309医院住院治疗,一般的胸膜炎抽两次胸水就可以康复,而他却间断地抽了8次,最后抽出来的全是脓血。经200天治疗,身体基本康复,却留下了动脉硬化、胸膜粘连等后遗症。而且由于强烈的高山反应,他的的牙齿基本上都掉光了,那年郁期青只有36岁。

在邵世坤庆幸自己没有倒在雪山上时,他更庆幸的是在觇标竖起之前赶到了观测点,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他开玩笑地说,自己破了两个世界记录和一个个人记录,世界记录是把三角测量推到了6300米、重力测量推到了7050米的历史最高高度,个人记录就是他心跳的最高记录。要说苦,他无疑是最辛苦的,因为只有他是一人身兼两职。但他却说:“我丝毫不知道苦是什么。因为,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不忘初心,老英雄在党爱党

在后来的测绘生涯中,国测一大队8位曾参与珠峰测量的同志,在各自的岗位,继续努力拼搏,虽多次面临生死考验,但他们始终从事着自己喜爱和为之奋斗终身的测绘工作。他们把成绩和荣誉抛在身后,把目光锁定在前方。为祖国的发展和建设,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力量。

退休后,6位老队员无非面临三种选择;打牌下棋,消遣时间;利用自身的专业技术、专家的名分,去测绘市场挣点钱;继续发挥余热,去当一名老年志愿者,替社会做点有用的事。他们都无一例外地选择了第三种,有的成为社区的志愿者,有的做了义务监督员,有的成了问题孩子的义务督导员……

郁期青从1996年退休开始,就选择了当一名志愿者,决心为关心下一代出一份力。20年来,他做过社区网吧的义务监督员,做过问题青少年的结对帮教员,当过义务教育的德育宣讲员。在近200场报告中,郁期青用亲身经历的故事,激励青少年从小立志报国,从做家事、办好事细微之处入手,培养自立自强、百折不挠的坚强性格。

其他几位老队员也都把自己为测绘地理信息事业奋斗一生、参加珠峰科考、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等丰富阅历,整合成蕴含丰富正能量的文化资源和鲜活生动的德育教材,把测绘人忠诚奉献、勇攀高峰的精彩故事讲述给身边的青少年朋友听,给在优越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补上了艰苦奋斗的一课,培养他们自理自立自强的情志,帮助他们成长、成才、成业和成功。

在6位老人的心中,始终有个信条,那就是“作为一名党员,在服务人民的路上永远不能停步,老一辈关心下一代健康成长的责任永远不能放弃”。当有人对他们的行为提出疑问时,他们这样回答;“我们的人虽然从岗位上退下来了,但思想决不能退休,我们始终还是党的人,服务和奉献的脚步不能停顿。”

“忠诚一辈子,奉献一辈子”“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就是新中国第一代测绘人,他们心存信仰、无私无畏,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他们一辈子忠于党、忠于人民,奉献牺牲,无怨无悔。在中国的测量史上,有他们的荣耀!在建设共和国的篇章里有他们的自豪!他们,就好似耸立在珠峰之巅的一幅群雕,熠熠闪光,不断散发着时代光芒。  (尚小琦)

 

 

我的师傅邵世坤是个山东汉子,忠厚直爽,外粗内秀,责任感极重。记得我第一次到野外作业,是师傅带我出去检查钢标。方圆百十公里,6座高低不等的钢标,从19米到35米,他认真地爬上爬下,仔细地检查。他说:测量工作最需要的是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

——国测一大队纪委书记、工会主席王新光

2015年,作为国测一大队先进事迹报告团的一员,我有幸与郁期青相处了半年。老人家依然严格要求自己,精神饱满、信仰坚定、干劲不减。在报告期间,他每次都逐字逐句检查汇报材料,通读多遍。每一次报告,不管是在哪里,不管时间多么紧急,他从来没有因自己的私事而缺席一场,总是一个人匆匆由无锡出发,及时赶去与报告团会合。

——国测一大队总工办主任刘站科

薛璋是我的师傅,有坚持写日记的习惯。他曾自豪地告诉我,从参加工作以来,日记一天都没有断过,日记本在家里有一柜子!我不相信,说:薛师傅,您当年在甘肃测量时,煤气中毒,经过几天才被抢救过来的,那几天的日记您不可能写!薛璋微微一笑,第二天就拿来一本日记,我看完对他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原来,他清醒以后,还是坚持补记了那几天的日记。薛璋就是这样,干一件事、持之以恒。

——国测一大队五中队作业组长张朝晖

我的父亲张志林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老测绘。很小的时候,记得每年春暖花开的季节,当父亲的办公室里堆满了箱子、麻袋、满屋飘着咸菜的味道时,他就会笑呵呵地离开我们,直到秋高气爽后才会再次见到黑黑的父亲。他回家后就会扮演好父亲的角色。记得我还没上学的时候,早上起床后会去办公室找他梳小辫,下班后他会按时做饭给我吃。父亲会吹口琴,会拉二胡,还会做一些木工的活儿,自家的小板凳、小书桌都是他在我们睡着后做的。周末,他也会带我出去玩,但记忆里没有夏天的游戏,因为他夏天不在家。

——国测一大队财务科科长张怡玥

陆福仁是我的师傅。在8位登山测绘的人员当中,他年纪最轻,但党龄最长,因此他成了测绘队员的领队。1976年,陆福仁在海南岛从事微波测距工作,不幸翻车颅脑挫裂损伤,经过120天的康复治疗,终于痊愈。不久,他又出现在了生产第一线,主动请缨去了甘南继续从事微波测距工作。

——国测一大队五中队作业组长张朝晖

干练、不善言辞、做事认真,这是我对梁保根老人的第一印象。他先后参加过1975年珠穆朗玛峰测量,1984年法国巴黎、香港等地国际重力联测,1985年重力基准网联测,以及全国水准环线加密重力测量设计等一系列重大基础测绘工程。作为中队的技术负责人,他处处带头、严把质量关,测绘成果优良级品率100%,先后荣获了国家测绘总局劳动红旗手、先进生产者等多项荣誉。

——国测一大队办公室尚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