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最美人物
“奋斗者”号勇往直“潜”: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
来源:《中国青年》杂志 发布时间:2021-12-23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中国船舶七〇二所“奋斗者”号潜航员与海试团队

11°20′N,142°11.5′E。这里是马里亚纳海沟,也是已知的海洋最深处。

2020年11月10日,中国“奋斗者”号全海深载人潜水器在马里亚纳海沟成功坐底,坐底深度10909米。这是中国自主研制的潜水器第一次把3名国人送达地球的“第四极”,而“奋斗者”号也是人类历史上第四艘抵达“挑战者深渊”的载人深潜器,更是其中能力最强、技术最先进的一艘。

18天后,在致“奋斗者”号全海深载人潜水器成功完成万米海试并胜利返航的贺信中,习近平总书记表示,“奋斗者”号研制及海试的成功,标志着我国具有了进入世界海洋最深处开展科学探索和研究的能力,体现了我国在海洋高技术领域的综合实力。

这一路,几代中国载人深潜科研工作者和深潜人,奋斗了几十年。

万米深潜,究竟有何意义?

众所周知,地球表面70%以上均被海水覆盖,海水约占地球水资源总量97%,深海区域更是探索包括生命起源和地球演化在内重大科学问题的必由之路。深海还蕴藏着极其丰富的资源。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法国、俄国、日本等一些海洋强国,相继研发了6000米级的载人潜水器,在深海资源勘探和科研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国作为海洋大国,为实现长远可持续发展,利用深海资源、保护深海生态环境、维护深海权益,必不可少。要实现这一深海发展战略,装备必须先行。

要到达海深约11000米的“挑战者深渊”,首先要克服的便是万米海底的巨大海压。海里每下潜10米,就会增加一个大气压,而海沟一万米处的水压会达到110兆帕——相当于一块地板砖上承受一万吨的重量或2000头非洲象踩在一个人的后背上。它所考验的,不只是潜水器极致的设计,更涉及材料、制造、密封、结构、能源、通讯、导航定位等一系列难题。

“奋斗者”号成功坐底的消息传来,已过耄耋之年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徐芑南欣喜万分。作为我国载人深潜器领路人、第一代深海载人潜水器“蛟龙号”的总设计师,他深知,这一路有多艰难。“当国外知道中国在进行7000米潜水器研发的时候,很多设备就陆续对中国禁运,当时我们就深深认识到了,关键核心技术你买不来,也抄不来,更要不来。无论有多困难,我们必须要走自立自强、自主创新、自主研发之路。”

事实上,我国三代深海载人潜水器的研制,就走了一条从弯道超车到深蹲蓄力再到国际领先的迂回路线:自主设计的7000米级潜水器“蛟龙”号,囿于国内工业生产技术,只好委托国外加工制造;为了真正掌握大深度载人深潜技术,4500米级的“深海勇士”号应运而生,国产自主率超过95%;此次“奋斗者”号坐底深度10909米,代表我国正迈向国际深潜设施制造前列,实现了自主创新、自主制造、核心关键技术自主可控,特别是在设计、计算方法、基础材料、建造工艺、通讯导航、智能控制、能源动力等方面,实现了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

“设计图纸完成以后,在辽宁沈阳拼材料,去陕西做轧板,到四川进行加工,到江苏去成型,到河南去焊接,最后到海南来做试验,再回到江苏无锡把它安装起来。像球壳的安装精度都是毫米级的,这个观察窗玻璃的安装精度都是零点零几毫米的级别。可以说,一个球壳就代表了我们国家设计的力量和国家制造的力量。”“奋斗者”号总设计师、被誉为“中国首席潜航员”的叶聪表示,“奋斗者”号代表了当前深海工程技术领域的顶级水平。

而在“奋斗者”号主潜航员张伟看来,就深海进入、深海探测、深海开发三部曲而言,“奋斗者”号已让前两部成为现实,但这远非终点,更像是刚刚打开了深海的一个门缝。正如,奋斗,永无止境。 (徐吉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