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业界楷模
生态护林员张俊生:为北京冬奥添一抹绿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21-12-3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图①:张俊生正在林间忙碌。吕强摄 图②:在张俊生(左)指点下,记者寇江泽体验修剪树枝。吕强摄 图③:北京延庆妫川康绿林场绿意盎然。

为了让人们能尽览大自然的生态之美,在各个赛区周围,许多生态护林员以山为家,以林为伴,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一草一木,在平凡岗位上闪耀着别样光彩。近日,人民日报记者走进位于北京冬奥会延庆赛区外围的妫川康绿林场,跟访生态护林员,体验他们的辛勤工作。

北京冬奥会延庆赛区,海拔2199米的小海陀山如同戴着耀眼雪冠。站在山脚下的北京妫川康绿林场远眺,国家高山滑雪中心赛道从山顶直泻而下,宛若游龙。

“出发!”穿上印有“园林绿化”字样的蓝色马甲,抄起一把长柄手锯,我跟着生态护林员张俊生开始工作。

50岁的张俊生是林场附近延庆区张山营镇下板泉村村民,两年多前和妻子一起到妫川康绿林场上班,看管的责任地块约70亩。

2012年以来,北京持续推进两轮百万亩造林绿化工程,平原地区新增森林190万亩。成立于2019年6月的北京妫川康绿林场,管护4万多亩人造林,像张俊生一样的生态护林员有800多人,日夜保障着延庆赛区外围生态安全。

“眼下虽然是冬天,防火巡查、清理垃圾、修整树形、清理枯枝,林地管护任务可一点儿也不轻松。”张俊生说。

“一点星星火,可毁万亩林!”张俊生神情严肃,“每天上班头一件事,就是巡视林地,排查火灾隐患。”

林地里没有路,深一脚浅一脚,稍不留神,藏在枯草下的坑洼就会给个下马威。没走几步,我脚上的黑鞋子已经成了土黄色,还差点摔一跤,只恨自己没有眼观六路的功夫。

“森林防火是头等大事。一旦着起火来,指不定烧到哪里,后果很严重。”林地里,张俊生如履平地,“巡林不是随便走走就了事,得一遍遍观察,不放过每一处隐患。”

“这块林地,每天要巡好几遍。”张俊生一边说着话,一边习惯性地抻着脖子四处张望。

冬日,草木逐渐凋零。“别看林子现在不大好看,等到了春天和夏天,山上、林里都铺满了绿色植被,漂亮极了!”张俊生笑道。

“林子不远处就是一条马路,会飘过来一些垃圾,得及时清理。”张俊生边巡视,边清理林地的垃圾。有时候,周边个别村民会在林地里放牧、取土,张俊生碰见会马上劝诫制止。

巡林结束,张俊生开始抚育林子,修整树形、去除枯枝……“这样明年才能长得更好。”他说。

“不同的树种,管护起来学问大不一样。我以前就是农民,但不少树种也不认识,管护就更不懂了。”张俊生说,“林场专门请了林业专家,来给我们培训。”

“你试试修剪这个长枝条。栾树树干不容易长直,要选择合适的枝条短截,剩下的分枝都剪掉。”看我跃跃欲试,张俊生指着眼前的一棵树说。

他又叮嘱道:“枝条掉下来时,当心别被砸到了。”

“怎么就是锯不断?”架上手锯,用力拉锯,枝条却半天没断,我不禁暗自惭愧。

哪儿出问题了?“大径的长枝条要从基部裁去,锯要拉开幅度,缓缓使劲,既省力还有效率。你再试试!”张俊生指出我的问题。原来拉锯的手法,也大有讲究。

果然,按照指点,我没费多大劲,就锯下了枝条。

“杨柳树高大,枯枝又多。手锯的柄这么长,就是专门为清理高处的枯枝准备的。修剪刺槐时,要千万小心枝条上的刺,别被刺伤了。”张俊生边忙活边说。除了栾树,林地里还有杨树、柳树、刺槐等。

修剪下来的枝条怎么处理?“枯枝扔在林地里,有火灾隐患,必须绑实扎牢,带回去一块儿粉碎还田。”张俊生说。修剪下来的枝条不会一扔了之,而是变废为宝。

除了这些工作,护林员一年四季的任务还有不少,包括补植补造、浇水排涝、病虫害防治、中草药种植等等。

最近,林场又布置了新任务——人造林主要是人工纯林,容易造成病虫害泛滥,要按照近自然造林的理念,逐步调整林分结构,提升林地生态系统稳定性和生物多样性。“近自然造林、保护生物多样性,这些新知识还得继续学好。”张俊生劲头十足。

“树变粗了,变高了,壮实了,林子眼瞅着茂密起来。野生动物也越来越多,经常看到野鸡、野兔。”聊起林地的变化,张俊生如数家珍。

“自家的土地流转给林场有流转费,我们夫妻俩在林场上班,加起来月月有5000多块钱的工资。”对这份工作,张俊生一直兢兢业业、倍感珍惜,“保护好家乡的环境,还有稳定的收入,我们很知足。”

举世瞩目的北京冬奥会临近,张俊生期待着精彩的比赛,也深知自己肩上担子不轻。“我有时会在林子里看着海陀山顶,想象冬奥会开幕的时刻。”张俊生眼中放光,“我就想全力以赴守护好这片青山,为绿色办奥尽一分力!”(寇江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