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业界楷模
蒙旺平:山为家林为伴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发布时间:2021-12-2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我管护的林区有3200多亩,每天要巡护一次,防火紧要期一天要巡护两三次。”清晨,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六盘山林业局护林员蒙旺平收拾好行装,开启了一天的巡山。

从早到晚,从春到冬,这座山,蒙旺平一守就是26年。他说,他是大山的儿子,山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他的兄弟姐妹,守护它们,是生活更是工作,是本分更是职责。

三代人接力坚守

位于黄土高原西部的六盘山林区,是重要的水源涵养地,也是宁夏境内最大的天然次生林区、动植物最富集的地区。

蒙旺平出生在六盘山西麓的隆德县城关镇咀头村,爷爷和父亲都从事护林工作。爷爷双耳被盗伐者打聋,父亲的一只耳朵被打聋、3根肋骨和一根手指曾被打断。护林员面临的危险,蒙旺平从小就知道。

“小时候跟父亲巡山时,曾遇到过3个盗伐者,父亲为了制止他们被拳打脚踢,而我在旁边只是哭。”蒙旺平说,当时想着只有自己也成为护林员,才能给父亲出上力。

1994年,初中毕业的蒙旺平看着每天早出晚归巡山护林的父亲,终于按捺不住摊了牌。

“我想当护林员。”蒙旺平说。

父亲没有反对,想了想说:“干这一行整天和大山为伴,怕是将来找个媳妇都难,你可要想清楚。”

面对父亲的提醒,蒙旺平十分坚定:“我想好了,就当护林员!”

1995年4月,蒙旺平被分配到六盘山林区最偏远、条件最艰苦的苏台林场马尾巴护林点。父亲把他送到了林场。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蒙旺平暗下决心:这片林子,我得守住了。

大山的守护神

马尾巴护林点距离苏台林场有十几公里山路,这里没有电、没有手机信号,取暖用煤、照明用油灯……几乎与世隔绝。

这对于才19岁的蒙旺平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清晨6点开始巡山,每天徒步20多公里,夏季要忍受蚊虫叮咬,冬天遇大雪封山,要徒步二三十里路下山买食物,进入防火期,更是两三个月回不了家。

“苦累、寂寞都没啥。在经历几次与盗伐、偷猎者的正面较量后,我才真正体会到‘护林员是大山的守护神’。”蒙旺平说。

2002年1月的一天,蒙旺平和同事巡山时发现了两名偷猎者。他上前规劝并要求偷猎者交出枪支,谁知对方不但不交反而对他们拳脚相加。在打斗中,蒙旺平身上被刀子划出一道十几厘米的口子,还被隐藏在暗处的另一名偷猎者用枪托击中后脑。

“等我醒来时,发现已经躺在医院里,头上缝了7针。”蒙旺平承认当时确实很害怕,但面对亲人同事劝他换个工作时,他却说:“林区就是我家,离开这里我不知道还能去哪儿。”

正如蒙旺平的微信名“寂寞树”,他就像一棵移动的“树”,孤独又充满生机地扎根大山。

做最好的护林员

26年来,蒙旺平把工作过的苏台林场、王化南林场和现在的峰台林场都当作了自己的家。“做最好的护林员。”蒙旺平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峰台林场牛头沟护林点位置偏远、人口分散,防火任务最为艰巨。每年防火期是蒙旺平最忙的日子,每天天不亮,他就沿着山路喊话宣传,等太阳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巡视了辖区的各主要入山路口。

打开蒙旺平的巡山记录本,上面清晰地记录着与周边坟头有关村民的电话号码,每到祭祀或有人家办丧事时,他都会挨个询问提示,并提前赶到现场守着,直到上坟人员返回,确保没有火灾隐患。

由于春节等节假日期间是山林防火的重要时期,当护林员以来,蒙旺平回家过年的次数屈指可数。20多年来,他负责的辖区及周边林区从未发生过火警,工作过的3个林场,盗伐、偷猎等违法行为几乎绝迹。

“踏遍沟峁爬沟壑,胸怀大志守绿色。流血流汗山为证,和谐共处顺自然。日落西山思故乡,孤守青山化山脉。”这是蒙旺平写的一首诗,张贴在护林点墙上。每次转到新岗位,他都会带上它。

谈起今后的打算,蒙旺平说,这辈子不走了,就守着六盘山的山林。 (刘倩玮 剡斌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