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业界楷模
雷瑞波:矢志冰雪 无悔担当
来源:雪龙探极 发布时间:2021-01-2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雷瑞波在参加2018年中国第九次北极科学考察期间的留影。

南极的冰山巍峨壮丽,洁白的外衣下泛着幽幽蓝光,摄人心魄;北极的海洋千里冰封,雾锁苍茫。她静静地等待有人穿越探知她的过去和未来。

南极蓝冰

南极海冰

北极海冰

南极莲叶冰

海冰研究国际上从20世纪七八十年代才形成较为成熟的研究体系,从事海冰物理学研究的学者极为稀缺。在国内属于小众且非常冷门的领域,长期开展极地海冰研究的团队在10个左右。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80后”的雷瑞波就是我国极地海冰物理学研究领域里的佼佼者。

2012年从大连理工大学博士毕业后,雷瑞波进入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工作,主要从事极地海冰物理学研究。十余年来,他矢志冰雪,先后参加了1次中国南极科学考察、7次中国北极科学考察,1次中国北极黄河站考察,1次环波罗的海湖冰考察,成为我国第一个开展南北极越冬海冰观测的科研人员,也是至今我国参加北极科学考察次数最多的队员。

近年来,雷瑞波还主持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课题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4项,2017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国家优秀青年基金项目资助,2018年入选极地青年拔尖人才培养计划,2019年获得上海市“浦东新区十大杰出青年”称号。2019年9月20日,作为北极气候研究多学科漂流冰站计划(MOSAiC)的中方现场协调人,雷瑞波率中国考察队出征北极,在MOSAiC冰站漂流75天。其间,他带领团队克服低温、风暴、海冰破碎和北极熊造访等困难,科考取得很大成功,创造了多个历史第一,获得了一批宝贵的观测数据,也为MOSAiC增添了中国元素和智慧。

懵懂青年 结缘冰雪

雷瑞波出生于广东清远。2000年,他考入河海大学,2004年进入大连理工大学攻读研究生。从祖国的南端至北部,这位南方小伙初识了什么叫做气候差异。

2005年,研二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雷瑞波幸运地成为大连理工大学首位参加中国南极考察执行越冬任务的队员,承担海冰观测任务。南极之行,让他与冰雪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

中国第22次南极科学考察队中山站科考队员合影。(摄于2005年,前排左三为雷瑞波)

中国第22次南极科学考察队中山站越冬队员合影。(前排左一为雷瑞波)

“在南极从事观测是件艰苦而孤独的工作,很多时候依靠自己摸索。”雷瑞波说。去南极前导师李志军教授悉心指导编制现场执行实施方案,传授观测经验,但现场情况瞬息万变,环境在变,海冰也在变,需要不断摸索实践再实践,对这位初来乍到的新手来说,着实有些茫然。

“小雷是当年越冬队员中年龄最小的,但人很沉稳。野外观测环境比其他学科观测更艰苦,他始终保持乐观精神,积极参加各项活动。”中国第22次南极科学考察队中山站站长董利回忆说。海冰观测每天3至4次,到离站区不远的固定冰上做观测,钻冰打洞、测量冰厚,体力消耗大。越是天气恶劣,就越需要不断到冰上检查观测设备,保证设备正常运行。冬季中山站室外气温降至零下三四十摄氏度,无论刮风下雪还是极夜期间,他的观测工作从未间断。长时间的野外照射,他那身橘红色的防寒服已然褪色,起了毛边。

2007年初,雷瑞波完成南极越冬海冰观测任务回国,同时带回了他在东南极地区获得的完整冰周期的观测数据,也是我国在该地区首次获取的定量连续的海冰观测数据。

雷瑞波(左)在南极中山站钻取冰芯。(摄于2005年)

在南极中山站过春节。(摄于2006年,左为站长董利)

雷瑞波参加南极中山站足球赛。(摄于2006年)

怀揣梦想 笃定前行

执行中国第22次南极科学考察中山站越冬任务,使雷瑞波两次失去春节全家团聚的机会。2008年初,他终于迎来了从大连回广东过春节的机会。

然而,那一年我国南方大部分地区和西北地区东部却罕见地发生了雨雪、冰冻灾害,导致交通中断。几经辗转,雷瑞波好不容易回到家,却又在开学返校时被冰雪困在了沈阳。这一状况,坚定了他投身极地、从事海冰研究、服务于自然灾害应对的信念和决心。

“学术亦可报国”。2009年,雷瑞波进入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博士后工作站,跟随研究员张占海和孙波从事海冰研究。2012年,雷瑞波入职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成为极地海冰研究领域的一名“职业选手”。

极地海冰作为全球气候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变化是指示全球气候变化的重要标志。破译北极海冰快速变化的物理机制,预测北极海冰的未来变化,研究北极海-冰-气相互作用及其对我国天气气候的影响,可为提高我国气候预测能力提供科学依据,如冻雨、冷冬、暴雪等极端天气事件。

极地是一个神秘且被人们了解甚少的区域,并没有现成的认知可供参考。作为一名极地科研人员,只有坚守现场,才有机会去破译这种复杂的变化机理。

在这条荆棘丛生、科技报国的路上,雷瑞波动摇过,也试图放弃过,到头来却发现,最难以割舍的还是这段冰雪情缘。

2008年,自参加中国第三次北极科学考察起,考察队员换了一批又一批,而雷瑞波的身影和视线却再也没离开过北极。

雷瑞波参加中国第三次北极科学考察。(摄于2008年,左一为雷瑞波)

雷瑞波参加中国第四次北极科学考察。(摄于2010年,右三为雷瑞波)

雷瑞波参加中国第五次北极科学考察。(摄于2012年,左二为雷瑞波)

雷瑞波参加中国第六次北极科学考察。(摄于2014年)

雷瑞波参加中国第七次北极科学考察。(摄于2016年)

雷瑞波参加中国第九次北极科学考察,开展冰站作业海冰融池观测。(摄于2018年)

乘势而上 善作善成

2010年3月,雷瑞波代表中国参加了中国与挪威固定冰国际联合观测项目。在北极的黄河站,开展了为期20天的观测。这次宝贵的经历,带给他很多启发。他看到了挪威科研人员做研究的态度,也学习到了他们组织冰上作业的经验。

雷瑞波参加中挪固定冰国际联合观测项目。(摄于2010年,右二为雷瑞波)

雷瑞波在斯瓦尔巴群岛观测海冰光学特性。(摄于2010年)

2018年,37岁的雷瑞波担任中国第九次北极科学考察队首席科学家助理兼海冰队队长。在雷瑞波的带领下,海冰组克服恶劣天气及浓雾、冰面破裂等突发情况影响,最终完成9个短期冰站和1个长期冰站的考察作业;完成布放两套无人冰站、23个海冰物质平衡浮标和16个海冰漂移浮标。经过多次北极科学考察,不断地潜心钻研、改进完善,我国海冰观测获取数据质量得到大大提高,有的甚至领先国际水平。

钻冰打洞,测量冰厚。

雷瑞波乘坐直升机在北极寻找海冰漂流浮标布放区。

雷瑞波在中国第七次北极科学考察中布放冰浮标。(摄于2016年,右为雷瑞波)

雷瑞波在进行海冰辐射通量观测。

夯实根基 久久为功

从事极地海冰观测与研究十余个年头,雷瑞波在海冰观测技术研发与应用、海冰热力和动力学机制和北极海冰长期变化机制研究等方面取得突出成果,在国际同行内获得一定知名度。支撑他坚守海冰研究这方阵地的,是他对极地事业的热爱。

雷瑞波参加“北极海冰快速变化及其天气气候效应”项目进展交流会。(摄于2010年,后排左五为雷瑞波)

雷瑞波在进行渤海观测海冰。(摄于2005年)

“极地考察高度依赖科技支撑保障平台,在极地研究领域,有不少空白,等待去填补。”雷瑞波说。目前,我国在极地海冰观测与研究领域,最大的困难是没有现成可用的设备,很大程度上依赖国外进口。他与芬兰气象科学研究院、德国极地与海洋研究所、德国汉堡大学、挪威极地研究所、澳大利亚南极局和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合作,博采众长,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攻克被技术封锁的核心调查设备。

作为国家重点研发专项“海冰无人值守观测系统”课题的总工程师,雷瑞波带领团队进行技术攻关,与太原理工大学等5家科研院所合作,研发出了两套样机并成功实现了在中国第九次北极科学考察、MOSAiC科学考察中的应用,大大提升了我国在这一领域的国际知名度。更重要的是,这些关键设备获取的数据可以支撑一些研究方向取得突破性成果。

利用多年积累的极地观测数据及先进的海洋数值模型,雷瑞波重点研究北极海冰快速减少机制及对我国天气气候过程的影响、北极海冰减少对北冰洋向大西洋淡水输出的影响以及后者对大洋环流的影响等科学问题,成果均发表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上。所在团队还与国家海洋环境预报中心、武汉大学等多家合作单位共同实施北极地区海-气-冰的科学考察与研究,为我国在北极开展相关科学研究获取了宝贵的数据和经验,对提升我国极地话语权作出了积极贡献。

图为成功布放在北极的中国自主研制的无人冰站系统。

海冰晶体结构

时不我待 只争朝夕

中国第九次北极科学考察冰站作业。(摄于2018年)

雷瑞波带领团队在中国第九次北极科学考察期间成功布放无人冰站。图为冰站布放成功后,他与团队成员握手祝贺。(摄于2018年)

极地科学考察是世界各国展示综合国力和科技水平的重要舞台,最近几年,北极科学委员会旗舰项目——北极气候研究多学科漂流冰站计划(MOSAiC)成为这个舞台的焦点。全面参加MOSAiC国际计划是我国积极参与全球气候变化研究和北极科学考察国际合作的成功范例,是我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在北极事务上的重要行动。

MOSAiC第一航段冰面起伏观测。

在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的统一策划下,2017年11月,陈大可院士带领中方团队首次参加了在俄罗斯举行的MOSAiC实施研讨会。后来雷瑞波被指定为中方参与现场科考工作的协调人。2019年9月至2020年1月2日,雷瑞波圆满完成了MOSAiC航次第一航段的科考工作,成为中国最早在北极永夜环境下开展冰上漂流作业的科研人员之一。2020年6月,由他所著的《在北冰洋漂流的日子》一书正式出版,记录了他参与MOSAiC的全部经历。

MOSAiC第一航段出发前,中方队员合影。詹力扬摄

雷瑞波在进行作业准备。

“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却有自己的祖国。”雷瑞波将家国情怀转化为奋斗激情。他常说,在极地科学研究领域取得的成绩,就像运动员参加国际大赛,拿了奖。那一刻,运动员代表的是祖国。多年来,他始终把个人理想和追求融入国家和民族的事业中,以科学之问求索于地球南北两极。 (路涛 刘科峰 本文图片来自中国极地研究中心、考察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