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科普动态
广西扶绥的乡村改变方式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发布时间:2021-11-1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渠南社区会定期接待自然教育体验团

村里的孩子变废为宝制作纸飞机

COP15召开期间发布的“生物多样性100+案例”,不仅是对生态保护知识与保护经验的梳理,也反映出全球各行动主体为生物多样性保护作出的实践探索,传达着全世界人民共建共享地球生命共同体的愿望和心声。

“生物多样性100+案例”中,一半案例是在地保护:包括兽类、鸟类、水生、植物等物种保护,森林、草原、湿地和海洋等生态系统保护;另一半是其他各类保护模式,如法律途径、公众参与、传播倡导和教育、政策制定及实施、资金支持机制、技术创新、可持续利用等。

由广西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协会(美境自然)申报的《广西渠楠白头叶猴社区保护地治理建设促进生态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案例》成功入选“生物多样性100+案例”。

渠楠:自筹、自建、自管理的社区保护地

渠楠是广西崇左市扶绥县内的壮族村寨,有近300年历史,保留着壮族传统知识、实践与信仰体系。风水林作为典型代表之一,其健康状况和景观被认为与村庄福祉紧密相连,其存在有利于保护水源,防止滑坡滚石等自然灾害,是许多动植物的庇护所。

渠楠地处喀斯特石山丘陵地带,是极度濒危物种白头叶猴的重要栖息地。

白头叶猴的栖息环境属社区集体林,为获得村民对保护的支持,2014年渠楠屯委在全体村民事先知情和同意下,自筹、自建、自管理保护地,以自然保护小区的形式获得扶绥县林业局挂牌认可。全村同意在UNEP(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保护地数据库中进行注册,被外界关注。此后屯委之下成立社区保护地管理小组,其内部有明确分工,在财务、政府关系、对外合作与巡护上各司其职,通过召开共管会议推动社区参与村规民约和保护计划的制定,建立内部协商机制。

与政府自上而下建立的保护区不同,渠楠社区保护地的管理与决策并不依赖专职管护人员、法律和一整套管理制度,而是靠习惯及村民的共同监督实现。

得益于良好的生态和文化条件,渠楠通过与自然教育机构合作共建自然教育基地,接待来自全国的自然体验和教育活动。村民会加入营期建设,从而内部发展出围绕自然教育经营活动的社区团体,参与或独立提供民俗文化类课程。

渠楠成立社区保护地后,白头叶猴数量不断增加,植被不断恢复。通过开展自然教育,村集体收入增加,为可持续管理提供资金支持,形成了基于市场的可持续筹资机制。

社区被赋权,在实践中不断提高自我治理和管理能力,探索出以“平等议事、民主协商”为核心的共管制度,社区团体的发展也完善了基层治理空间。最重要的是,村民在保护与发展中公正公平地感受到社会、文化、经济、政治等多元价值,也进一步激发出社区自我教育、自我成长与向前发展的活力,村民产生了对家乡、文化的认同与热爱。

陇邓:村里能玩的有很多

除渠楠社区外,美境自然也尝试在其他村落开展自然教育活动。

陇邓是扶绥县的一个自然村。壮语中,喀斯特石山之间环抱的谷底常称“弄”(近似[long]音),而陇邓的“陇”在当地人的发音中念[lòng],二者似乎有关。“邓”指“最深处”,恰如其名,陇邓是行政村下山弄最偏远的村。

陇邓毗邻西大明山自然保护区,是黑叶猴重要的栖息地。虽然在陇邓见到黑叶猴的概率不算太大,但村里落满枯叶与蝴蝶的小路、百年无花果树下悠闲自得的老人、吵吵闹闹的孩子也足以让人印象深刻。

今年暑假,美境自然在陇邓组织了一场儿童“夏令营”活动,带这里的孩子走进自然教育大门。

活动以“垃圾是放错地方的宝贝”为主题,意在加深孩子们对于家乡环境的认识。招募参加活动的孩子年龄从6岁到13岁之间,但村里偶尔有几个低于6岁的孩子在教室门口探头探脑,便也加入了活动中。

活动开始,带队老师引入“垃圾”这一活动主题。村里的孩子对于垃圾分类并不熟悉,塑料包装袋、可降解的树枝、可回收的瓶子,在孩子眼中区别并不大。这需要老师带着孩子们从理论入手,辨别垃圾的区别,理解不同的垃圾对环境有不同的影响。之后的实践环节,孩子们接受了访谈家长的任务:“家里垃圾从哪里来?”“我们平时是怎样处理生活垃圾的?”除了这些,孩子们的采访在村里还引起了一小阵骚动,看着村里的“小记者”,家长们都觉很新奇,不仅耐心回答了他们的问题,还讲述了很多村里过去的故事。

活动第二天,带队老师引导孩子们思考更好的垃圾处理方式。分组讨论环节,孩子们对废物利用和垃圾分类的主题兴趣盎然,不断尝试垃圾处理的新可能,老师则协助在作品质量和垃圾处理可行性上把关。

孩子们对活动的热情让带队老师既欣喜又庆幸。

一小组的作品是做鸡毛毽子。虽然村里平时经常能看到丢弃的鸡毛,但大都零散,为了凑集一个毽子所需,几个孩子费了大力气在村里逛了大半天。想把鸡毛固定成毽子也很不容易,经过多次尝试后,孩子们终于成功了。在后面的分享环节,孩子们说出了“成功需要不怕困难,不断尝试”的感悟。

二小组选择将废弃纸板改造成飞机模型。

三小组在听过家长讲村里的故事之后大受启发,选择将废弃纸板改造成壮族传统建筑。孩子们精心复刻了村内建筑的样式,门、窗、瓦片、烟囱、春联等,细心装扮着“人生中第一间房屋”。

最后一个小组的项目是完成垃圾分类。孩子们在村里捡拾了许多垃圾,按照课堂所学知识将垃圾分为不同种类,并为其选择了合理的处理方式。

分享环节,有的孩子对自己的作品感到骄傲,有的孩子对村里的卫生状况感到难过,但不论何种情绪,我们必须承认的是,孩子们都在这个活动中与乡村产生了更多联结。孩子是社区的未来,生活在乡村的孩子同样需要学习与自然接触的正确方式,而这样的活动能从孩子开始培养社区对于环境保护的认同感。

美境自然在广西扶绥县所做的一系列探索更像是一种乡村“实验”,从小事做起,不断尝试新的可能;从乡村做起,推动社区的自我成长。也正是这样的积累,才能稳步前进,给乡村带来改变,实现这片生态系统的和谐共存与可持续发展。 (果叮咚 何艺璇 刘思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