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科普动态
儿童自然教育的50个主张(下)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3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探险教育不为冒险

会玩真的很重要

“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是云南一所致力于云南本地自然教育实践的机构,近期他们分享了在自然教育一线实践多年的一些心得,整理出50个最重要的主张。文章分为上下两篇发出,上篇刊发于《中国绿色时报》7月23日3版,此为下篇。

26.自然名的意义

我们提倡每一位孩子为自己取一个自然名,从名字开始建立与自然的联结。我们迎来过不少叫蜗牛的孩子,“蜗牛”们有着惊人的相似:童年不少时间是在自然中度过,专注,探索与发现的兴趣十分浓厚,而且——走得都很慢,沿途都在细心地观察。叫小熊的孩子会在玩捞鱼游戏的时候爬上树,说这就是进化历程。而叫黑曼巴蛇的孩子,慢慢长成了一个内心充满力量的少女。

27.“自然缺失症”存在吗?

尽管生活在钢筋水泥之中,但其实我们身边不乏自然,绿意葱葱的公园、生机盎然的校园,都是孩子与自然直接接触、发现自然野趣的“秘密花园”,如果孩子真的患上“自然缺失症”(这并非一种医学病症,而是一种社会现象),缺失的一定不是自然,而是与自然发生互动的过程。我们应该和孩子一起,补补这门“户外自然课”。

28.“这些都属于我吗?”

采集是我们祖先最原始的生活方式之一,孩子是非常热衷于“收集”的,孩子喜欢那些他们可以占有和珍藏的东西。牵牛花酷似西瓜虫的种子,可以指示环境干湿情况的松果,宽厚革质的落叶,形状、纹理独特的枯枝,都是不错的收藏品。

为孩子提供收集和整理用的容器,让他们知道这是一件非常郑重的事。收集过程中,记得引导孩子注意适量原则,尽量拾捡而不是摘取。兴奋地收集过后,孩子总是喜欢问:“这些都属于我吗?”告诉他们,这些从来只属于大自然,这只是大自然送给我们的礼物。

29.可以直接坐在地上

放下的是对孩子过分保护的执著。下雨太冷,泥土太脏……这些观点都在帮助家长把孩子“保护”在一个半真空的环境里。不常出门的孩子抵抗力通常较差,适应单一环境后,复杂的环境组合容易给他们造成不适的感觉。而经常在空旷的草地上、空气清新的山林里活动,也有利于肺脏的活动,帮助保健呼吸系统。

30.眼前有几条路?

“在你们的前面,有多少条路?”在全国性的 “韩国生态游戏交流工作坊”上,来自韩国的李钟武先生曾经问过这个问题。也许我们只会去数那些为人类铺设的路。但天空有鸟的行迹,枝头有小动物的通道,地面有四通八达、各式各样的路,就连地底下也还藏着多少秘密通道啊!

31.探险教育不为冒险

探险不仅仅止于登山、划水、攀岩活动的本身带给我们的感官刺激与内心愉悦,更是在这个过程之中,那些看似平凡的瞬间,由此激发出的更多可能,让孩子们在实践与探险中发现自我并成就自我。

当他们双脚颤抖、在岩壁上空悬着那颗复杂矛盾的心,纠结着是迈出尝试的一步,还是选择直面恐惧放弃的时候,每一次的“冒险”历程,都将内化成一股主动突破、面对恐惧、以自我的意志力坚持向上的力量,运用在未来的生活和工作中。

32.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走完

遇到岔路的情况,导师通常会问团队的意见。在又累又饿的时候,孩子们常常有分歧:选择好走但是较远的路途,还是选择难走的捷径?穿了不舒适的鞋子,没有按要求着装,在翻越高山的时候,就会倍加辛苦。但这是自己的选择,“哭着也要走完”,孩子们常常这样说。

33.安全第一

安全是开展自然教育活动的前提和基础。从心里认可了自然教育的价值,才能在明知它伴随一定风险的情况下,依然认为它值得去做,并且采取积极的手段控制风险、保证安全,在这个基础上确保自然教育活动能够顺利展开,以实现它的价值。

34.自己的安全自己保障

在自然教育活动中,每个人,无论是活动参与者还是活动带领者,都需要有“自己的安全自己保障”的意识。因此,活动设计时就要考虑到对象的年龄特点,安排合适活动内容,并在活动前就进行安全意识的培养。

35.预防、预防、预防

比起发生事故后的应对,事前对于危险的预知和回避更需要得到重视。在安全管理中,80%的工作是在活动开始前完成的。我们需要通过踩点、了解对象、借助专家的帮助等方法,对场地、天气和活动内容本身的风险有一个较为准确的预估,尽可能地排查隐患,做好安全预案。每一位带领活动的导师都要对安全预案有整体的了解。

36.边界

参与者与参与者之间,参与者与环境之间,参与者与带领者之间,都是有边界的。事先明确边界,帮助参与者、工作团队确立并理解边界。当与参与者有肢体接触时,所有带领者必须明白并遵守以下准则规定:接触部位仅限手、肩、背部上方;不违反孩子的意愿(除防止孩子遭受到危险外);一定要有其他成人在场。

37.不评判

作为带领者,需要理解人的多样性,包容和接纳参与者的认知现状和状态,不随意评判和贴标签;避免直接告知答案,尽量采用引发参与者思考和共同探讨的方式,为团队营造良好的沟通氛围。

38.机会教育

运用经验、对参与者的了解,把握每一个教育机会。而不是将每一个突发事件都作为危机处理。如果活动中参与者出现不友善(对自然、对他人)的行为,尽量抓住机会进行及时、客观、坦诚的反馈和引导,应以开启对话、启发思考、推动反思为主,而非直接评判。

39.非日常的环境

远行的活动,为孩子们创造非日常的环境。旅途的经历给我们更深的印象,发挥更好的教育效果。我们很难回想上周的今天吃了什么,但却记得两年前营期里的某一顿饭:也许是他们辛苦做成的柴火饭,也许是有独特的用餐氛围。

但话虽如此,并非自然教育就应该一味追求远行的活动。贴近生活,甚至就在社区发生的营期,同样能促进生活反思。

40.荨麻汤

我们在带着孩子们走进自然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这样的事情,例如“蜘蛛有毒”“杂草都要除掉”“天牛是害虫”,这些观点都源于我们仅看到事物对我们不利的某一面,而荨麻、蜘蛛、杂草,好像一种隐喻,象征着这个世界多面。

曾经我们和孩子一起戴着手套采摘荨麻嫩叶过程中,发现荨麻丛里有结网的蜘蛛、停歇的甲虫、爬行的蜗牛、不知被谁啃过留下的洞洞。最后大家热情地参与做一份荨麻浓汤。除了戴着手套,过程中如摘回一份普通野菜烹饪一样自然。

41.生活在万物之网中

自然教育的过程,让大家在亲身体验里,用身体感知自然界的多元、联系,建立起对世界多元的认知。我们生活在万物之网中,如此多样、多层次的网!我们的目光需要穿越层层密织的万物之网,去建构自我与世界的关联。在感知多元的世界的同时,构建自己的内在世界。

42.生物的名字重要吗?

大家习惯了问领队:“这是什么?这叫什么?”如果领队只知道回答“它的名字是……”所有人听了就都忘记了,而且不再有兴趣。永远记住,交朋友的时候,了解对方的脾气和特质,比只能叫上对方的名字重要。

43.会玩很重要

有孩子能在自然里玩得不亦乐乎,有的孩子却依然习惯性地等待大人发号施令……现在的孩子真的会玩吗?玩耍的能力是能发现身边的“资源”,通过想象力和生活经验的组合把一个看似习以为常的事情变得有趣,制定游戏规则是孩子们独立思考的结果,能邀请他人一同游戏则是沟通能力的体现。

44.油瓶倒了要会扶一下

再“高大上”的教育,培养出来的孩子,看到油瓶倒了都不能伸手去扶起来的话,那这种教育就是彻底的失败。生活在自然学校里,日常的点滴都是教育(引导)的机会。

45.可以和虫子(小动物)对视

恐惧往往来源于对未知的抗拒。能够和各种各样的小动物对视,是非常重要的能力:我们将非常庆幸,能与它们相遇在这真实的世界里——这个微观又宏大的世界。

46.扔垃圾很麻烦的学校

石城自然学校的生活与城市生活相比有着诸多不便:吃饭要自备碗筷甚至自己带便当;倒个剩菜要分生熟;洗碗得用米糠搓;扔个垃圾要搞得像投票一样——要在5个垃圾箱中抉择;大号当前,上完旱厕还得扔一把木屑。

石城的“麻烦”,对我们生活在石城的人来说,其实感觉不出麻烦,这样的日子过着其实轻松,因为少丢了垃圾,心里的负担轻了。现代生活表面上的“轻松”,背后是更大的“麻烦”。

47.能够掰两根树枝当筷子

忘记带筷子,掰两根树枝就可以了。在户外生活,并没有那么不方便。而办法永远比困难多。亲近自然,需要以适应自然为基础,而大自然,并不总是风和日丽的。

48.走向可持续

自然教育需要最终落实到行动里。我们通过支持一些可持续生活实践的 “小中心”,支持每一个个体的小型实践,将可持续生活扩散影响更多的人群,孵化出一个又一个的小中心。如果没有可持续生活、自然保育行动的注入,那么自然教育便成了一个跟课外兴趣班差不多的事情。

49.等待是值得的

孩子不是一张白纸,孩子是一颗种子,所有生命的潜能都在这颗小小的种子里,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引导,以爱等待,而非以爱之名拔苗助长。对于生命而言,等待是值得的。但是要行动,永远不要等待。

50.与地域的情感连接

人们可以时常造访故乡的自然野地,在故乡自由地探索、深入到每个细节。在此后,人们回忆起来他在这里做过的事情,自然而然产生一种“归属感”的感觉。当春天来到的时候,他会想起田野里梨花开了,秋天的时候,他知道自然学校的柿子该熟了……仿佛一抹乡愁连接着心灵和故地。乡土感将为我们的环境保护行动注入力量。

等待孩子的未来世界是什么样的?什么样的能力能帮助我们的孩子自信而又充满快乐地面对日新月异的世界?我们相信彼此隔绝和猜忌不会是这个世界的未来——唯有连接、更切肤的体验、更深刻的认知,在灾难之中才有机会抓住后续的机遇再出发。  (云南在地自然教育中心)